《水浒传》中的吏治腐败与反腐斗争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刘兆全 人气: 发布时间:2009-11-04
摘要:
    北宋末年官场腐败,君昏吏贪,于是才出现官逼民反、各路豪杰被逼上梁山揭竿起义的英雄壮举。《水浒传》中反映的吏治腐败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方面:官府上下任人唯亲、编织关系网、仗势欺人、欺下瞒上、互相包庇、官商勾结、排斥贤能、索贿受贿与枉法等,而牢狱中的腐败黑暗尤令人气郁愤懑。王亚南在《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一书中曾说过:“中国一部二十四史,其实是一部贪污史。”这在《水浒传》里有十分典型的描写。第22回写道:“那时朝廷奸臣当道,谗佞专权,非亲不用,非财不取。”地方官府更是上行下效。如此贪官污吏横行,官官相护,必然造成社会的不合理及矛盾重重,民不聊生。在忍无可忍之时,进行反腐斗争以致聚义揭竿当是很自然的事了。现略举数端说明之。
    仗势欺人:俗语说:“官高一级压死人。”高俅是一个无德无才的政治暴发户,他心胸狭隘,一旦发迹就公报私仇,结党营私。高俅学艺时,曾被王进的父亲王升一棒打翻。他任太尉第一天,就把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拿来出气。高太尉的干儿子高衙内调戏林冲的妻子未遂患上了相思病,高俅便设计陷害林冲。而林冲总是忍而又忍,只是因为高俅是他的上司得罪不起。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遭遇尚且如此,何况普通老百姓!由此便演出一幕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火烧草料场、最终被逼上梁山的斗争故事。
    官商勾结:西门庆与潘金莲在王婆的撮合下勾搭成奸,后又害死武大,武松了解了事实真相后带着人证物证告到衙门。但由于西门庆是一大财主,他与官府勾结,知县贪赃枉法不予审理,要包庇西门庆,武松万般无奈手刃了奸夫淫妇,为胞兄报了仇。结果被刺配充军,从此逐渐走上落草为寇、逼上梁山的反抗道路。
    任人唯亲:蔡京的儿子蔡九被派到江州这等钱粮丰厚的好去处做知府,女婿梁中书到北京大名府任一把手,也是经济繁荣的地方。高俅的侄儿高廉、慕容贵妃的兄弟慕容知府等都做了大官,就连童贯的门馆先生程万里也做了东平府的知府。可见“朝内有人好做官”,这句话说的真是很有道理。然而这些靠裙带关系当了官的,自然也要对“朝内人”有所回报,必然要勒索民脂民膏来孝敬他们的上司或靠山。大到梁中书搜刮的十万贯生辰纲,小到一个阳谷县的县令也是“自到任以来,赚得好些金银,欲待要使人送上东京去与亲眷处收贮使用,谋个升转”,看来真是无官不贪。
欺下瞒上:高俅征讨梁山泊时三次大败都被瞒过,蔡京、高俅等四大奸臣组成利益集团,互相掩饰,互相包庇。朝中其他人都不敢声张,可谓一手遮天。连李师师这等当妓女的都知道,高俅损兵折将就不敢上奏,只瞒着宋徽宗这一个大傻瓜。书中所写的宿元景,虽是以忠臣角色出场,但是宋江劫了金铃玉挂攻破华州这么大的事情,也被宿元景编好的花言巧语遮掩了过去,根本没有奏明皇帝。欺下的现象也非常严重,不用说一般的老百姓,就是军兵将士也常被欺负。宋时的武将地位比较低,常受文官欺负。花荣的造反动机可能主要就是因为清风寨的文官刘高欺压的原因。普通士兵更不用说了,书中写梁山招安后官府带兵讨王庆时,居然在士兵们就要上阵拚命的时候还克扣粮饷。结果士兵忍无可忍,就杀死朝廷派来的人,先起了兵变。
    司法腐败:封建官场上的衙役、狱吏,官职不大甚至无官职,但其拥有的“现管”的权力为其索贿受贿及徇私枉法提供了莫大的便利。所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刺配沧州时的押送公人是两头受贿,董超、薛霸两个公人收了林冲丈人张教头的贿赂还要沿途折磨林冲,并想在野猪林将其谋害,就是因为两个衙役得到了高太尉更多的好处。幸有鲁智深及时相救。书中写道:“宋时这座林子内,但有些冤仇的,使用些钱与公人,带到这里,不知结果了多少好汉。”武松为帮助施恩夺回快活林醉打蒋门神,蒋门神便买通张都监要结果了武松的性命。这才有了武松大闹飞云浦、张都监血溅鸳鸯楼的故事情节。吏治腐败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还有什么公理可言!
    常言道:“公人见钱,如蝇子见血。”做公人的“哪个猫儿不吃腥?”卢俊义充军时押送公人董超说:“老爷自晦气,撞着你这穷神!沙门岛往回六千里有余,费多少盘缠!你又没一文,教我们如何摆布!”因为卢俊义已没有油水可捞,所以董超薛霸把衣包、雨伞,都挂在卢员外枷头上,吃饭时也是“做得饭熟,两个都盛去了,卢俊义并不敢讨吃。两个自吃了一回,剩下些残汤冷饭,与卢俊义吃。”
    牢狱中的腐败黑暗可以说是触目惊心。有段文字形容这牢狱之中的可怕:“推临狱内,拥入牢门。抬头参青面使者,转面见赤发鬼王。黄须节级,麻绳准备吊绷揪;黑面押牢,木匣安排牢锁镣。杀威棒,狱卒断时腰痛;撒子角,囚人见了心惊。休言死去见阎王,只此便为真地狱。”对囚犯除了使用枷锁、匣床诸般刑具外,还有像书中写到的宣称“太祖武德皇帝旧制”要打一百杀威棒之类的私刑。比如在沧州牢城营内“此间管营、差拨十分害人,只是要诈人钱物,若有人情钱物送与他时,便觑的你好;若是无钱,将你撇在土牢里,求生不生,求死不死。若得了人情,入门便不打你一百杀威棒,只说有病,把来寄下;若不得人情时,这一百棒,打得七死八活。”难怪林冲感叹:“有钱可以通神”,此语不差。宋江充军时,因为“那张千,李万已得了宋江银两,又因他是好汉,因此于路上只是服侍宋江。”而且宋江路上也不戴枷。到了江州,蔡九知府问道:“你们为何枷上没了本州的封皮?”两个公人就说:“于路上春雨淋漓,却被水坏了”。在服刑时宋江能和常人一样到处吃酒玩乐,就是因为他上上下下使了银子,且有好汉照应。武松刺配孟州牢城,施恩为了救武松,就托人送了一百两银子,当案的叶孔目笑纳后就把文案都改得轻了,尽出豁了武松。
    整部《水浒传》充斥着官场的腐败和反腐斗争。“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难进来。”不给官员和衙役好处,再有理的官司也不会打赢。而吃了官司的人,如果没有孝敬,就要陷入苦海无边的牢狱之中,令你生不如死。这样腐败的官府怎会得人心,迟早要被民众推翻!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