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的高俅在历史中真有这么坏吗?

来源:我们都爱宋朝 作者:吴钩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29
摘要:《水浒传》里的相扑与现代日本相扑是一回事吗?《水浒传》中的很多人为什么都有纹身?

高俅

  问:《水浒传》的高俅在历史中真有这么坏吗?

  答:高俅史有其人,虽说不是什么正面人物,但也没有像《水浒传》描写的那么坏。

  1、《水浒传》称高俅是“浮浪破落户子弟”,但据宋人王明清《挥麈后录》的记载,“高俅者,本东坡先生小史,笔札颇工”;“父敦复,复为节度使。兄伸自言业进士,直赴殿试,后登八坐”。绝不是什么浮浪破落户子弟。

  2、《水浒传》还说到高衙内,有姓无名,是“高太尉螟蛉之子”,因为“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无人帮助,因此过房这高阿叔高三郎儿子在房内为子。本是叔伯弟兄,却与他做干儿子”。将堂兄弟认作干儿子,乱了人伦。显然这是施耐庵故意恶心高太尉的。历史上的高俅其实有三个亲生儿子,都沾老爹的光当了官,但也谈不上臭名昭著。

  3、《水浒传》说高俅“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只在东京城里城外帮闲。”但高俅其实还是颇讲信义的,王明清《挥麈后录》说,高俅“恩幸无比,极其富贵。然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则给养问恤甚勤”。对苏轼的后人很是体恤。

  4、不过高俅也谈不上是好官,当时有臣僚上言,说他“身总军政,而侵夺军营,以广私第,多占禁军,以充力役”。看来高俅是一个以公谋私的官儿。但《水浒传》记述的高太尉种种劣迹,则绝大部分都是文人虚构的,都不是高俅做出来的。北宋末“六贼”中,也没有高俅的名字。

《水浒传》里的相扑与现代日本相扑是一回事吗

  问:《水浒传》里的相扑与现代日本相扑是一回事吗?

  答:《水浒传》里确实有不少相扑高手,如没面目焦挺、浪子燕青、玉麒麟卢俊义、蒋门神蒋忠、山大王王庆、段三娘、擎天柱任原、高太尉高俅。没错,高太尉也是名相扑好手。

  《水浒传》也写了几场相扑,比如高俅与燕青的相扑,看看原著是怎么说的:

  当日筵会,甚是整齐;大小头领,轮番把盏,殷勤相劝。高太尉大醉,酒后不觉放荡,便道:“我自小学得一身相扑,天下无对。”卢俊义却也醉了,怪高太尉自夸“天下无对”,便指著燕青道:“我这个小兄弟,也会相扑,三番上岱岳争交,天下无对。”高俅便起身来,脱了衣裳,要与燕青厮扑。

  众头领见宋江敬他是个天朝太尉,没奈何处,只得随顺听他说;不想要勒燕青相扑,正要灭高俅的嘴,都起身来道:“好,好,且看相扑!”众人都哄下堂去。宋江亦醉,主张不定。两个脱了衣裳,就厅阶上,宋江叫把软褥铺下。

  两个在剪绒毯上,吐个门户。高俅抢将入来,燕青手到,把高俅扭得定,只一交,颠翻在地褥上,做一块半晌挣不起。这一扑,唤做“夺命扑”。宋江、卢俊义慌忙扶起高俅,再穿了衣服,都笑道:“太尉醉了,如何相扑得成功,切乞恕罪!”

  那么宋朝相扑与现代日本相扑是不是一回事呢?应该说,日本的相扑就是从宋朝传过去的。相扑运动在中国的历史很长,一开始它跟武术是未严格分开的,但到了宋代,相扑从武术中分化出来,只扑不打,更不许踢脚,以将对方扳倒为胜。现代相扑的规则也跟这差不多。

《水浒传》里的相扑与现代日本相扑是一回事吗

  从出土文物来看,宋代相扑运动员的形象与着装,也是现在我们在日本相扑中看到的那个样子。河南博物院藏收藏有一件宋代绿釉相扑俑,展现的相扑运动员为裸身、赤足、头系发髻、身束腰带,绷护裆带,弓步俯身。日本相扑大概就是照着这个学过去的。

  问:《水浒传》中的很多人为什么都有纹身?

  答:《水浒传》里的所谓梁山好汉中,确实有好几个都文了身:如“病关索”杨雄,“露出蓝靛般一身花绣”; “短命二郎”阮小五,胸前刺着“青郁郁一个豹子”;“九纹龙”史进,“刺着一身青龙”; “双尾蝎”解宝,“两只腿上刺着两个飞天夜叉”;鲁智深也是“背上刺着花绣”,他的绰号“花和尚”便是来自这一身花绣;龚旺“浑身上刺着虎斑,脖项上吞着虎头”,所以绰号“花项虎”。

  刺青最漂亮的梁山好汉,当然非“浪子”燕青莫属,“一身遍体花绣,却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水浒传》第七十四回“燕青智扑擎天柱”讲燕青在东岳庙会跟相扑高手任原打擂台:燕青除了头巾,光光的梳着个角儿,脱下草鞋,赤了双脚,蹲在献台一边,解了腿绷护膝,跳将起来,把布衫脱将下来,吐个架子。则见庙里的看官,如搅海翻江相似,迭头价喝采。众人都呆了。任原看了他这花绣急健身材,心里倒有五分怯他。

  第八十一回“燕青月夜遇道君”讲京师青楼头牌李师师勾引燕青:数杯之后,李师师笑道:“闻知哥哥好身纹绣,愿求一观如何?”燕青笑道:“小人贱体,虽有些花绣,怎敢在娘子跟前揎衣裸体?”李师师说道:“锦体社家子弟,那里去问揎衣裸体!”三回五次,定要讨看。燕青只得脱膊下来,李师师看了,十分大喜,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

  梁山好汉多文身,并非是小说家的胡扯,而是宋代社会风尚的真实反映。宋人喜欢文身,用一首宋诗的话来说:“少年宕子爱雕青,文彩肌肤相映明。闹里只图遮俗眼,强将赤体以为荣。”雕青即文身,宋人有时又称之为“刺青”、“花绣”、“文绣”、“锦体”。

  因为刺青是社会时尚,宋朝的大都市中还出现了“纹身协会”,叫做“锦体社。《武林旧事》、《都城纪胜》、《西湖老人繁胜录》、《梦粱录》等宋人笔记收录的南宋社团名单,都有“锦体社”,社中有“针笔匠”,即纹身师;“锦体社”还会组织纹身展示大赛,叫做“赛锦体”,优胜者可以获得奖金。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