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东道观”

来源:济宁日报 作者:乔宪忠 发布时间:2006-12-29
摘要:
    “东道观”在金乡县很有名气,也很神秘。凡40岁往上的人,差不多都知道金乡的“东道观”。“东道观”在金乡县的马庙镇境内,离金乡县城三十余里。历史上曾有“淹了东道观,失了金乡县”的说法,细考起来,金乡县失过
几次,“东道观”却没有被水淹过,始终保持着一片净土。
    很早以前,“东道观”只是一片土堆,在中间那个最高的土堌堆上有半间小庙。庙里常年住着一个老道人。在老道人百岁的时候,他收下一个小徒弟。收徒后,老道逢人便说他要扩建道观。后来又到处找工匠,说定于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动工,到了甲子年他又去安排,并请来了领工的工头和木工、石工、泥瓦工一百多号人,仔细预算了扩建道观需用的物料,拉好了清单,叮嘱到时候千万不能误事。
    老道人安排的很仔细,听的人都觉得他老糊涂啦,是在吹牛皮。扩建道观需要很多的钱,很多的物料,八字还没一撇就定下日子动工,还请来一百多号人,这不是异想天开吗?请来的人都不相信老道人的话。
    夜里,三更刚过,老道就把小徒弟叫了起来:“徒儿,你快到外边去看看物料来了没有。”小徒弟走出去,左看右看,啥也没有。就回去禀报师父。老道说:“你再去!”小徒弟又去了外边,还是没发现送物料的。又回禀师父。师父很生气地说:“你再去,在井里!”小徒弟又朝着道观旁边的一口井跑去。
    在“东道观”的西北角有一口老井,井口直径有五、六尺宽,里面的井水深不可测,绿莹莹的。水面上有一层乳白色的烟气。根本就没有啥物料。小徒弟趴在井口往下看时,顿感毛骨悚然,倒吸一口凉气。他犯难了,回去咋给师父禀报呢?这井里除了深不见底的井水,啥也没有。我要说这井里有物料,那就是欺骗师父,会受到惩罚。要是说没有物料,师父同样会生气。他心想:我不如不回去,就在这井边等,师父来了也不能说我啥。
    “快来人呀,井里出物料啦!”小徒弟正等着,就见井口咕咕地往上出物料。木头、石头、砖瓦,建庙常用的东西用啥有啥。请来的工匠们听到喊声,都往井边赶来。果然就看见井口上咕咕地出物料。没等老道人吩咐,领工的就指挥着人们抬的抬,扛的扛,一两个时辰没闲着,总算搬运停当。天交五更时,听见鸡鸣,井口不再出物料。这时,老道人过来叫大家回去休息一下。留下小徒弟清点物料。清点来清点去,和原先老道拉的单子非常吻合。一样不多,也一样不少。小徒弟追着师傅问缘由,老道人只是说:“此乃天机!此乃天机也!”老道人在考验他的悟性,小徒弟仍然莫明其妙。
    “东道观”经过一百多名工匠的紧张施工,扩建工程很快就接近尾声,原来的那半间小庙一下子变成了两进院的大庙。高大的禅门,红色的围墙,巍峨的大殿,斜山转角琉璃瓦,鸡点海马沿挑檐。正脊上半米来高的葫芦形装饰,端端地立在那里。在阳光的反衬下,金光四射。使大殿更透露出一种神秘、威严,诸神像塑得栩栩如生。凡到“东道观”参观的人无不赞扬。老道人非常高兴,就跟领工的说:“大功告成,功德圆满,都是众施主操心劳力的结果。贫道我无以回报,准备明天请大家吃顿团圆饭。凡是为扩建道观出过力的人,全部请到,千万不能漏了客。就劳施主通知大家。”
    后来,凡是吃过老道人做的扁食的人,都活到了百余岁,后人传说他们都成了仙。只有那个没吃扁食的木匠,落下了一双神手。大小木料他的手从哪里划就从哪里开。想要啥形状,他的手比划几下就成。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了“东道观”的神木匠。可惜,神木匠命短,先瞎了眼,不到半百就死了。
    神秘的“东道观”存续了几百年,历经无数次兵荒马乱的年月,都没有倒下。可惜,古老的道观在“十年文革”中被毁。老道人和他的小徒弟也早已销声匿迹。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