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衣节”的倡议书,是否应该这样写了?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许石林 发布时间:2022-10-24
摘要:古云“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传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盖千古不易之义也。而圣人言“礼从宜”,是知执义权变,乃为通达。

寒衣节

  看到某市媒体刊发当地政府民政局一份有关“寒衣节”的倡议书,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10月25日是中国北方祭祀亲人的传统节日‘寒衣节’,为减少聚集,加强疫情防控,营造文明祭扫、网络祭祀的现代葬新风,某某市民政局向市民倡议:不前往殡葬服务机构现场祭扫,通过网络祭祀、家庭追思会等文明简约、绿色环保的祭扫方式祭奠故人,缅怀逝者。”

  看到纳闷儿了:到底要说防疫,还是祭祀?你凭什么说你主张的就是文明?民间现行的传统习俗就不文明?动不动就宣布自己文明、别人不文明的是什么文明?

  “声色之于以化民,未也。”防疫是当前大事,固然。但是,防疫就是防疫,关文明不文明祭祀什么事!能不能好好学学中央文件?好好领会其中有关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精神?

  民俗礼仪,是中华礼乐文眀在世俗社会的最后一道安全防火墙。有民间礼俗在,你不觉得有什么用,也难免嫌其土气,讥为迂阔。殊不知一旦民间礼俗消灭,则外来宗教甚至斜教都因无防火墙阻挡而长驱直入。

  认识不到这一层,是很危险的。

  防疫你就说防疫。防疫时期的民间礼俗应该服从防疫的相关规定。因为今年防疫,请民众暂时换别的祭祀方法即可。不要说民众一惯的礼俗是不文明。这就如同前方修路,请车辆行人绕道,你不能因此斥责车辆行人习惯走的路是不文明的、是错的、可耻的,没这个必要嘛。“情欲信,辞欲巧。”你用心越好,越要平正和善,为什么动不动要喝斥、噤断别人呢?

  某地还有一个市的倡议书是这样写的:“倡导以文明、环保、节俭的方式表达怀念之情,破除祭扫焚烧香烛、纸钱等旧俗,树立文明祭祀观,树立生前孝亲胜于重敛厚葬观念,珍惜关爱眼前的长辈亲人,让他们有养有乐。”

  ——这是非常反文化的一段话:

  一、指责民众现行礼俗为旧,而自诩为新。言下之意,似乎平时忍民众很久了,今日正借机革除云云。真无知妄言也。

  二、以貌似通脱之言劝告孝养而轻藐丧祭,此最坏礼败伦。盖孝义者,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是知后可以兼前,前不可以僭后。圣贤制礼导俗,循人情而已。按照如上所言,生养之以礼,极物力之奢豪,尽颜色之和悦,则丧祭之事虽草草至于蔑如荒废而不为愧也?孝养若可以如此自矜自负以骄人僭后,以死丧为寂灭虚幻无足道者,岂不如同民间百姓常说的:既然不信人死后有灵,难道把先人让狗吃了岂不更干净?

  三、治民要在悦近来远,方为善政。岂有沮近蔽远,以为得计者?

  这些都是常识,并不高深玄奥。问题是当今随便个什么人,都猖言“移风易俗”,这话要是在古代,会获重谴严责。盖自古“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你个地方部门,什么都不了解,把纯粹破坏而毫无建树标榜为移风易俗,自诩新异,实在是太悖逆妄为了。

  平心而论,应该理解这些部门所发的倡议书,动机和出发点是好的,问题出在其文字,约略始肇于昔时狂妄之手,陈陈相因于怪乱草率之时,又不知随时检点、与时俱进,而敷以浮躁轻易之义,概不知治牍如治史,学以树本,识以烛理,才以应务,文字得失,析之毫厘,叩于冥漠。故抱牍操觚,刺取前人之成说,当考诸今世之风尚,事理必与时势相因,君子之言,不当为一时之计,况政令所被,千家万户望风而靡,风俗生死,人心所归,不可不慎重者也。

  亦可知常识泯灭,招致对传统风俗礼仪粗暴践踏,非止一方强力,民众本身也多不知礼节,情动于衷而未能节之以礼,于是淫滥不可遏,又坏礼害俗甚矣。今乡下人谨遵旧习俗,多自然合乎节制,如城市人口,依笔者所观察,于祭祀之事,多放纵奢淫,非张狂不拘于礼,则轻慢忽视如无礼,譬如其清明上坟,陈肉置果,罗列糕饼,酒则计以整瓶,及祭毕,则不屑撤筵分胙,祭品俱弃坟前,任其败馁臭恶。闻间有游丐者,辄拾以为食。至寒衣节于街头焚烧纸币冥衣,亦不知礼节,率以多为尚,不惟冥币面值达千万亿,至于成堆盈车于街头燃烧,火焰熊熊,浓烟滚滚,殊为骇人,极不安全。此皆为不知礼仪故,过犹不及,此滥淫之祭,不惟不敬,乃至渎鬼亵神。

  太息之余,试为民政部门草拟倡议书一则,求教大方——

  古云“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传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盖千古不易之义也。而圣人言“礼从宜”,是知执义权变,乃为通达。方今疫情未靖,非常之时当行权宜之法,为民众健康安危计,故倡议:如市民寒衣节街头焚祭之礼,勉为居家祝祷、网络寄托,不一而足。至于寒衣之事,允由政府民政统一采购焚祭。心敬意诚,宁戚宁俭;祭如在矣,神必谅恕。未尽之情,俟后补追。

  作者简介:

  许石林,男,陕西蒲城人,中山大学毕业,现居深圳。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每个人的故乡都是宇宙中心》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壬寅年公祭孔子大典祭文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