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酒香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李木生 人气: 发布时间:2007-06-01
摘要:
    八百里水泊,已没有半点踪影。只有千年不散的酒香,还在这梁山的树石间,萦回不已。

    那样的世道,官家如天下的乌鸦。脚下步步荆棘,世上处处不平,哪个好汉胸中,不横着瘮人的块垒?如此,酒便如血如泪,伴着他们的生死了。沧州的那个风雪寒夜,古庙中那一葫芦的冷酒,岂

止是林冲一个人的冤屈怆痛和走投无路?

    一重重的苦难,就这样在酒中愁做蔽空的阴霾。

    酒中,也就噼噼剥剥,有火苗在窜,挟恨喷怒,如刀似箭。一座座瘮人的块垒,一旦如火山般点着,世上也便没有什么铁打的江山了。腐烂的江山,垮就垮了,塌就塌吧。倒是这酒中的火,烧炼出的胆魄与豪气、反叛与呐喊,却成了传世之宝。所以这些“洒家”们喝酒,用碗,用瓶,用瓮,少用杯盏。不是被这酒中的火烧着,宋江怎么会“磨得墨浓,蘸得笔饱”,朝那浔阳楼的粉壁上,写下了“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诗句?更将这噼噼剥剥的火苗,腾作愤怒的烈焰的,是行者武松。鸳鸯楼上,连杀了腌硂狗官张团练、张都监和恶霸蒋门神,武松才将三四盅酒一一饮尽,再撕下尸体上的一片衣襟,蘸着血,又是去粉壁上写下八个大字: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此刻,这些个原本默默无闻的普通人,便让冲天的血性,带着酒的恣肆,在历史的大幕上挥洒出“英雄”二字。

    金圣叹曾把武松比做“天神”。只是这个“天”,是天性之天,酒后的武松,尽把人之最朴实明亮的天性解放了,让它散发着原始的力量与自信。初冬的夕阳下,刚刚喝下18碗酒的大汉,袒着胸,左手捺定那只吊睛白额猛虎,醋钵儿似的右拳,雨点般淋向硕大的虎头。为一方除了大害,穷着的武松,却又将刚刚得到的一千贯赏钱,全部散给受了许多艰难、也在穷着的众猎户。

    一幕英雄的气象,就这样定格在景阳冈上,历久弥新。

    让我感动的,还有这些硬汉们藏在生命深处的点点滴滴的柔软。越是受苦受冤受屈,越是执拗地护好着这份柔软。李逵见到想儿想瞎了双眼的老娘时的那声呼喊,“娘,铁牛来家了!”——这是能让石头也要落泪的呼喊。就为了这声喊,就为了能让受了一辈子苦的老娘,也能上梁山快活几日,嗜酒如命的李逵竟能在接娘的日子里滴酒不沾。还有临去东京出差的武松,擎起一杯酒嘱咐懦弱的哥哥:往日每天十扇炊饼只可做五扇去卖,迟出早归;“归到家里,便下了帘子,早闭上门,省却了多少是非口舌”。有这杯酒吃下,那个被人嘲笑了一世的武大,当是享过福的了。

    一日不可或缺的酒,更是一面明镜,照见着英雄们的肝胆。不平的世道,怎能指望?满世的狗官,岂可信赖?那就碰碗碰瓮碰盏碰心,碰出生死相知相依的兄弟,碰出一座酒香盖世的梁山,也在这个炎凉的世界上,留下一缕千年不歇的温暖与仁义、磊落与光明,也留下一条让世代英雄怦然心动的崎岖生途。

    有好汉们用生命蘸着酒写就的故事,这座小小的梁山,怎能不名扬四海、万古不朽呢?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