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鱼台伏羲庙的遗迹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隋福磊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03
摘要:重修伏羲庙山门碑记,粤稽三皇之世,俗尚洪荒。自庖羲氏出,因河图以画八卦,造书契而代结绳,作甲历,定婚姻,非特为万世文字之族,亦以开物成务之学者也。

  星期二下午电话打来说仁祖庙拆迁了,正在把村庄推平,我猛然一惊。在2008年的时候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那里的老人告诉我那里是一处庙宇,年代他们也说不清,后来大生产,社员们把碑刻拉走,修路的修路,建桥的建桥,庙宇的碑刻已荡然无存,不过我是一个有心的人,我想这里的遗迹一定会露出他的真面目。

  当我租车到达目的的时候,我有点呆了,满目疮痍,往日的亭台楼阁已变成废区,大码力的推土机正嗡嗡地作业。我的内心一阵阵伤痛,我信步向庙宇的遗址走去。镇上的领导小吴把我迎上来:“随主任,出土了一块碑和一块龙头,可惜让挖掘机在工作的时候伤残了。”看着小吴的无奈,我只能安慰他说:“没关系,残了我们还可以修补,只要文字上不太缺,我们就可以释解。”

  我看了看龙头,是镂空透雕的,苍劲有力,双龙戏珠栩栩如生,龙头的下颚刻着两行篆字“重修伏羲圣祖庙碑”,看后我扑通趴在地上,磕起头来,并念念有词:“伏羲老祖,晚辈今天骚扰圣尊实属无奈,有朝一日定当重修庙宇,重塑金身,让您再放光芒。”

  磕完头后我让工人用清水把龙头清洗了一下,双龙戏珠,祥云缭绕,龙眼、龙须、龙鳞及飞爪都刻画的栩栩如生,大家对先人的雕刻技法都啧啧赞叹,在当时没有电没有机器的情况下竟刻画出如此完美的艺术,不由想起那时人们对信仰是多么虔诚。“大家把龙头翻过来看一下,”我招呼着。因为工作的需要就近在本村找了几名工人,还找了两位老人,一位姓郝,一位姓裴来帮助我们寻找古庙遗址及遗址上的文物。龙头翻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小坑。“慢慢往下挖。”“哎吆,我的娘。”挖土的工人喊了一声就跑开了。

  我看了看也没什么,坑内有两条小孩胳膊粗细的红花大蛇。说道:“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们的祖先伏羲女娲就是人首蛇身,在咱们山东嘉祥县武梁祠中,有一块汉画像石,刻画的是伏羲和女娲的画像,他们上身是人,下身为蛇尾,相互缠绕,伏羲头戴顶冠,手持矩尺,身穿宽袖长袍,女娲头戴花冠,手举一规,身穿宽袖长袍,规可以画圆,圆代表天,矩可以画方,方代表地,他们定了规矩。”

  “随主任知道的就是多,”郝老先生开始给我们讲起来:“我们这里是方圆几十里的大庙,重梁起架殿庑巍峨,庙的东面有一条古老的河道,荷水是从定陶流来,经金乡过罗屯的重香城再从庙的东面流过,再流经武台鲁隐公观鱼遗址、宁母古亭进入大湖,水清鱼跃歌声飞扬,每年的二月二到三月三是庙会的季节,成千上万的善男信女来这里焚香祭祀人祖,那些结婚后没有孩子的女子来到娘娘庙里磕头祈求女娲娘娘早送贵子。”没等郝老先生讲完,裴老先生抢过话来:“说起这条古河道,故事可真不少,在战国的时候有一位越国的大臣叫范蠡和一位叫西施的姑娘相亲相爱,那西施姑娘有沉鱼落雁之貌,邻近的国君夫差听到后,也想娶得美人归,因为是两个国家没有办法就发动了一场战争,吴国打败了越国,抢走了西施姑娘。范蠡是一个有本事的大臣,他让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国家富强了,起兵把吴国灭了,又把西施姑娘抢了回来。功成名就后,范蠡辞官归隐,领着西施姑娘畅游五湖。玩够了,遛烦了,他二人划着小船顺流直上,到了定陶,在定陶定居了下来,人们都叫他陶朱公。中间停船上岸,来到了这里,向女娲娘娘焚香磕头,回到定陶后,喜得一对龙凤儿女,在这条河的上游继续浣纱,浣纱后的河水飘香两岸,这河岸边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俊俏,争相舀水洗脸美容。”“还有呢?”裴老先生又抢起了话题:“这座庙,每月的初一十五都要摆供,要活鸡一只,活鱼一条,活猪一头,活羊一只,夜里两条大蛇趁着夜色从湖中赶来,进入了庙宇,盘在庙里的大柱子上,把供品全部吃掉,天亮之前又回到湖里,那些小蛇也从四面八方赶来,和大蛇窃窃私语,大蛇退后,小蛇也各自回到洞穴,第二天太阳出来后,庙宇依然是井然有序,善男信女们照样焚香祈祷。”“不会是真的吧!”我也半信半疑:“快看看坑里的大蛇下面有没有小蛇。”

  工人们把大蛇拨到一边,果然看到许多小蛇,具体也没查清,起码有二三十条,他们昏昏欲睡,正在冬眠。

  时值二九,北风萧萧,我穿着羽绒衣裤,还冻的瑟瑟发抖。看着这些蛇被冻的像面条一样柔软,我的恻隐之心大起。说:“这些也是生命啊!”我的心有了些伤痛。这时一条大蛇居然直起头来看了看我,是愤恨还是迷惑,是祈求还是让我救救它们一家子。“这里是复垦地带,推土机和挖掘机一定会伤害到它们。再说,它们是益虫,是人类的朋友,咱们把它们放生吧!”我们把这些蛇装进了袋子里,来到了惠河岸边,找了一处有芦苇荡的地方,挖了一个大坑,轻轻地把这些蛇放进了坑内,盖上一层松土,又找了一些芦草盖上。我想,这样应该可以,待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它们醒来,顺着河流进入大湖,去领略大自然的风光。

  放生回来我的心里有些舒坦,开始领着工人们清洗发现的那块碑,碑长2米2宽0.8米厚0.20米,虽说碑刻清洗很干净,由于字很小我们也很难释解碑的内容,不知为什么碑的上部有一个0.15米方的窟窿,万幸的是窟窿并没有伤害到字口,这块碑也算基本完整。

  郝老先生给我们讲起来:“这块碑原来在庙的前面,在生产队的时候实行种园,社员们在碑的上面凿个窟窿放上水绞车浇水种园。”我笑了,那个年代也许是对的吧。

  为了看清碑上的字迹,我往碑上喷洒一些胶水,铺上了一层宣纸,用扎刷扎了几下用朴子拓起片来,字迹慢慢清晰起来,内容如下:

  重修伏羲庙山门碑记,粤稽三皇之世,俗尚洪荒。自庖羲氏出,因河图以画八卦,造书契而代结绳,作甲历,定婚姻,非特为万世文字之族,亦以开物成务之学者也。旧城之北新田之村有伏羲庙,由来久矣。殿庑巍峨,碧梧丛茂,亦可与凫山之峰称并秀焉。乃与乾隆丙子之岁,湖水泛涨,冯夷为灾,山门墙垣倾(下一个字不清无法识别),昔之耸峙者,几为古丘矣。于是行者叹于衢,耕者嗟于野,往来士君子有感极而悲愤者焉。今有胡君浩,崔君清晏及郝君焕等,纠众(字不清晰)材,信女亦皆乐善不倦,俄而山门告竣,墙壁重新,配庑亦复昭然,庶几为一方大观也欤!爰勒斯石,以志不朽云。

  “这座庙是属于道家的,怎么会住着和尚呢?”工人大峰也看出了门道。

  “对呀”,我也产生了迷惑。郝老先生缓缓地了讲起来:“这里不光住着和尚,而且还住过很多的有名的大和尚,离这座庙不远,大约二里处,是一处和尚林,大生产时,社员们挖了两座和尚墓,以为能取一些砖石,实际上是一个个的大缸,从此以后,社员们谁也没有动过和尚林,最后的这个大和尚是现在微山县的,家住在两城,在这里烧香拜佛,祭祀人祖二十多年。由于战乱,和尚还俗回家,娶妻生子,生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孩,天生六指,腿一长一短,脚一大一小,脚脖处有三片鳞片,脚掌处有两朵莲花的图案,一白一黑,落地之时,啼哭不止,声音洪亮,周围的鸟儿惊飞不还。这时,两城伏羲庙的钟声响起,婴儿止住了啼哭,又传来了念佛的声音,婴儿又转悲为喜。和尚的妻子认为这孩子与众不同,像个怪物,就要丢进山里,毕竟和尚念了二十余年的佛,随口念道:阿弥陀佛,小小生命,来之不易。婴儿听到阿弥陀佛之后,嘻嘻长笑不已,这时山间突然升起了彩虹,喜鹊成群结队地飞来,围着房子鸣叫,飞了三圈之后,掉头向西飞去。七八年过后,一个道人路过两城,径直向和尚家中奔去,见到这个小男孩之后,磕头便拜。和尚惊迫不已,忙问何故。道人只笑不答,和尚原本是道中之人,岂能不知道方面的门道,深更半夜,和尚杀鸡宰羊,把道人罐的酩酊大醉,道人这才讲出了玄机,这孩子原本是伏羲老祖转世,腿长为一画开天,两朵莲花为天地分为阴阳,三片鳞片寓意三生万物。

  和尚听后半信半疑地问道:“那六个手指又是什么意思”,道人不慌不忙的解释说:“伏羲老祖制律造琴,你孩子多的那个手指,是为琴而生,你若不信,明日中午,让他谈谈我的这副古琴。”说罢,摘下了古琴,交给和尚。

  第二天,阳光普照,和尚对他的孩子说:“这是我远方的朋友带来的古琴,你会弹吗?”这孩子也不客气,把古琴放在了长凳子之上,坐于琴前,便弹了起来,琴声之妙,犹如天籁之音,引得群鸟飞舞,鱼儿跳跃。夜里,和尚还是和上次一样,把道人灌得酩酊大醉,和尚便问起了道人:“这孩子的归路如何?”道人也不避讳地说出了他的秘密,道出他这次前来是奉了太上老君的旨意,邀请转世灵童前往昆仑山一游。

  和尚又问道人几时会还,道人只笑不答,只说时辰一到因缘好了,时辰一到一切明了。

  三日之后,道人 让男孩向他的爹娘行了九叩大礼,焚香祭天撒酒祭地沐浴之后,道人对着男孩念动咒语,那男孩脚下的莲花的越长越大,道人和男孩踏上莲花伴着浮云向着昆仑山而去。”

  说到这里郝老先生卖了个关子,顿了口气,拿出了旱烟袋上了一袋烟,大峰老魏都争相点烟。

  “那后来呢,后来的天机呢?那和尚和他老婆的结局呢?”

  “后来的天机如何,那要看晚饭的小酒再说,”郝老先生 吐了一

  口烟圈,眯起了眼睛,看了看他们几个。大峰先喊起来“晚上我给老爷子端酒。”

  “那我就继续说,那孩子跟着道人去了昆仑山之后,那和尚和他媳妇在生活上倍感无了,又入了两城的伏羲庙继续烧香念佛,二十年后三月初三他们一起圆寂了,法事做完用火剃去肉身的时候,在火床上烧了七天七夜,和尚和他媳妇依然是面色红晕,僧人和百姓们都惊呼不已。又装殓入馆,入土之前抬馆的僧人们突觉馆轻如空,忙打开棺椁验看,两股紫气从棺椁之中冒出化为两朵彩云向西飘去,馆内留一黄色纸条,上面写着奉太上老君旨意命我夫妇二人前往昆仑山和儿子相聚,众人正在惊呼,纸条化为一毡羽毛向西飘去。”

  说罢,郝老先生又咳喘了一下,我听后哈哈大笑,工人们却也回味无穷。 事忙日短余辉散尽,我们也收工了,我也坐着公交回到了县城。

  回到家中妻子摆上小菜,夫妻对饮很是惬意,三四两小酒下肚也减轻了疲乏,为了明天的工作,饭后我早早地回到了书房,看了一小会书便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梦中我骑着白马沿着一条大路向西奔驰,暮然之间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大山高耸入云,皆是些悬崖峭壁,峭壁上出现了很多的洞窟,洞窟之中又灯光闪烁,细看各路神像威严耸立,我下马之后向每位神像一一叩首。轰隆一声巨响,山前出现了两扇门的模样,门前有两位羽人向我说道:“欢迎贵客到来,请进。”

  大门之间有四个大字,生死之门,下有一偈语:天地分阴阳,太极太虚皆一样,生生死死生生死,死死生生死又生,生死本是两茫茫,世人皆惧死,死后归极又何妨?

  两扇大门皆出现了幻影,一门有许多年轻女子正在沐浴,桃花满池香气缭绕,池旁摆有鲜果及不老仙草。一男士身着白色长衣,双手抚琴轻轻吟唱,两女子身着粉色短衣 挥剑起舞,中间立一建鼓,又有两男士有节奏击打,鼓声时如狂风骤雨,时如漫雪飘荡,时如飞鸿展翅,时如溪水潺潺流淌。远处现一竹林,有七位贤士挥毫泼墨对酒当歌,更有许多侍者端着熟鸡肥狗频频向前,直看的我口水直流。另一大门也出现了幻影。 朦朦胧胧出现了三个人影,一人身着白袍,一人身着黑袍,两人头戴尖筒式高帽,中间一人脖子上被套一条铁链正欲过河,桥头立一大牌字迹清晰可见 ,奈何大桥。中间那人哆哆嗦嗦兢兢战战,有点魂不守舍,细看乃是黑白无常是也。

  白无常猛拽铁链催促那人快走,黑无常抡起戒板抽打那人督行。突然间,中间那人从怀中取出明晃晃的两块金砖送予两位无常。金砖上面写有‘国库’字样,白无常接过顺手丢入河中骂道:“这东西只在人间迷惑那些贪念之人,如同你这人间败类,就是你的贪念才把你送到了这里。黑无常又抡起戒板狠狠地抽打了那人两下。”

  这时中间那人又从怀中取出两张金卡,向俩无常叩头说道:“这两张金卡是我几十年搜刮的民资民膏,有美元、英镑、卢布、港币、人民币还有世界通用的国务卷,有的人想升官、有的人想发财、有的人想承揽工程、有的人想逃税漏税,不收吧他们骂我眼高手低没有人味,收吧他们又骂我贪张枉法如同乌鸦,没有办法我就全部收下,现在就全部孝敬两位大人吧。”

  白无常接过又丢入河中冷冷大笑,笑的有点嘶哑,骂道:“你这泼皮无赖,你以为这里和人间一样,这里充满了正义,你在人间作恶多端倒官卖官欺压良善吸尽了老百姓的血汗, 又性侵了几名良家女子,那些蒙冤的魂魄早已把你告到了阎王大人那里,阎王大人明察秋毫派了巡查小组已把你的罪行摸的一清二楚,这才派我二人前来索你小命,你才有今天一劫,那些行善的人士都去了西方圣土,我们这里是人间地狱恶人坏人,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这里不是人间的法院、检查院,吃了原告吃被告,你就死了心吧,老老实实地进人地狱吧。”

  “快走,”黑无常继续抽打着中间那人。中间那人呜呜嚎哭直骂这是什么鬼地方,没有一点点的人味。黑白无常连拉带扯一行三人过了过了奈何大桥来到了地狱之城。

  城门口贴着一块告示:犯罪之人将遭受十八种刑罚,最后打入十八层地狱,一为挖脑、二为割鼻、三为去耳、四为搅舌、五为腰斩、六为跺脚、七为油炸、八为锯体等等,那人还没有看完就晕倒在地。

  城门打开走出四位狱鬼,一狱鬼手持两把烧红烙铁就向那人脸的左右烙去,咝咝两股浓烟散发了烧焦人肉的气味。那人杀猪般地嚎叫,脸的左右出现了两行小字:左边是恶人恶劫、右边是十八层。地狱之内灯光闪烁忽明忽暗,阴风阵阵,有喊的、有叫的、有哭的、有笑的,有磨刀的声音、有击锤的声音、有油炸的声音,到处流淌着黑色的血液。那人突然清醒问道:“无常大人这血液怎么变成了黑色呢?”“临死了你也死个明白,你们这些人心都是黑的,血液能红吗?休要啰嗦快上刑架。” 四个恶鬼拎起那人就置于刑架之上,狱官喊道:“开始行刑。”一厉鬼拿着挖刀,对着那人头顶,另一厉鬼抡起大锤向着挖刀砸去,砰的一声,挖刀被砸入那人脑袋,一股黑血喷涌而出。 看到这些情景,我不觉惊呼一声,妻子推门进来说道:“深更半夜干啥来,一惊一乍地搅的别人也睡不好觉,看你的脸色苍白是不是作恶梦了?”我说:“没什么,你去睡吧。”妻子走后我又昏昏沉沉地睡去,幻影再一次出现。

  两位羽人化为两条祥龙,驾着我直飞云层,把我放在了彩云之上,其中一龙说道:“贵人莫惊,贵人是大福大贵大善之人,你做的好事无数,又有救过七人性命的大德,天眼地听早已把你的业绩上报王庭,仙界已把你的事迹作为美谈,王庭已经下旨让你进入大宝,位列仙班,伏羲老祖为你卜了一卦,人间将有三人 遭受劫难,只有你的帮助才使他们躲过生命劫难,到时你的善事将达一万八千件,你的功德更加圆满,那时你才能够进入王庭位列仙班。”

  “ 我做事从不留名,我也不相信有什么天眼地听。”

  那龙继续说道:“第一条人命是山东菏泽的小伙,在招远的工地上被高压电电死,是你做的人工呼吸把人救活,第二条人命是你在莱西工作时,一位姑娘被飞来巨石打破脑袋鲜血直流,是你撕破衬衣为她包扎然后送到医院,第三条人命是你在黄河源头鄂陵湖畔救起的落水姑娘卓玛,第四……”

  说得我心悦诚服,忙推说是只是做的还很不够。

  我站在彩云之上 俯看,山峦起伏松涛阵阵,祥瑞驰走,百鸟歌唱,不觉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另一龙说道:“贵人人间善事还未做尽,还有回到人间圆满功德,今有一昆仑美玉送与贵人以作纪念。”说吧,两龙驾着我踏着祥云又返回人间。

  醒后我半信半疑,幻影记忆有心,和我救人的人数地点时间分毫不差,看看手中,果然有一玉籽,玉籽晶莹剔透温润如脂,上面有四个小字‘仙界王庭’,我连忙起身沐手焚香向着磕头,然后美美地睡了。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上一篇:鱼台伏羲庙覰探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8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