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来源:儒家网 作者:陈进国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1
摘要:惟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乃宅兹儒家之新命,宅兹中国之新命。

  西历2019年1月1日新年(孔历二五六九年戊戌冬月廿六日)钟声鸣响之际,一如既往,初心不改,吾等儒门之守倡者,兹向所有关切当代中国暨中国文化前途之世人,重温千载之中国圣训:“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此绝非复古固步之自侮,乃返本开新之自明也;此绝非痴人之说梦,乃砥砺奋进正当时也!

  值此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之纪念,亦即中华文明历数千年之演进,始以高度之自尊、自觉、自信之精神,竭力重塑其造极之理想之际,凡吾时人有志于弘扬中国文化者,有志于善养浩然正气之心统一脉者,安能行叹复坐愁,再度悲观于“中华民族之花果飘零”焉!

  儒门圣哲孔子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须知百千载之人身难得,中华难生;绝学难继,太平难开;良知难致,民贵难行。近世道降庶民,吾等中国人也,生于中国,育于中国,则当先行中国之常道常理也。若数典忘祖,背天违道,吾等良能不忍也。故吾时人惟有持盈守谦、尚中贵和一途,方能灵根自植,生生自厚。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此固吾中华民族生于忧患之圣教焉。

  历观四十年以来,“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四方之国,切莫道分东海西海,“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而今世人多戾气,同栖于人类世,非和而不同,美美与共,更不足以共立共行于小小寰宇。是故诚明者,一则睁大眼睛,顺观世界;二则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三则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四则固本培元,国格完全。惟吾心有敬畏,身能践履,不尚锁国空谈,不生侈离之德,不法一家之法,法天下之法,方能涵养天机,位育中和,净化吾中华古典之文化基因,传承吾中华绵延之思想圣脉,歆享吾中华普世之精神标识,是谓踏石留印、抓铁有痕;是谓与德配天,斯文在兹;是谓民之所欲,国之不朽。

  由此上溯至七十年前,吾等当感铭民国外交官张君彭春之正义忠勇,善携西贤,如切如蹉,奋书吾中华“仁爱”(英译“良心”)暨“四海之内皆兄弟”之箴言于《世界人权宣言》首章,以捍卫基本之人类尊严与人性底线:“人人生而自由,享有尊严与权利之一律平等。彼等赋有理性与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之精神相待”。

  由此上溯至八十年前,吾等当感铭美利坚联邦最高法院之兼容并包,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并设孔子、梭伦、摩西之圣像于门楣,共尊为世界立法始者。自是百年立宪共和,国人受兹介福,释兹在兹,终成共识。吾夫子固非一邦一族之夫子,其发乎四端之言,乃合乎球村普天之圣约。然吾道西矣,中土尚守成乎中正明达哉?

  由此上溯至二百年前,吾等当感铭德意志圣哲康德镂刻于墓碑之千古绝唱:“吾有二事焉,恒然于心;敬之畏之,日省日甚:外乎者如璀璨星穹,内在者犹道德律令。”惟自律者方得人之自由,惟实践者方得人之独立。姑借中国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

  由此上溯至二千五百年前,吾等当感铭万代师表孔子之谆谆告诫:“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然也!后来者敢不克勤克俭、戒惧慎独乎?

  故今日中国之责任与图强,不在他者异方,而全在我时人。成人为己,成己达人,方为历史不灭,方为美成在久,方为谈笑间命运共同体之行焉。时人力求人格则为国力求人格,时人力求独立则为国力求独立,时人力求斯文则为国力求斯文。而今而后,地无分中央边陲,族无分少民大汉,皆有文明兴邦之责任,皆应抱定爝火不息之信念。诚愿黄河清且长,致吾知于无央;诚愿长江清且长,践吾行于无疆。洋洋乎!我中国文化,绵远流长!巍巍乎!我文化中国,止于至善!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慨当以慷,忧思莫忘!惟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乃宅兹儒家之新命,宅兹中国之新命。吾等惟此身心之维新,惟此身心之开放,方不负旧韶华,方不负新时代。古贤多笑傲,吾道务提撕!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8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