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山湖上说海虾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张广亮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09
摘要:小龙虾出现于微山湖的具体时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并在九十年代初期形成优势种群。
微山湖上说海虾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风景秀丽的微山湖水域广阔,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近几年来,一种名为“海虾”的水产品脱颖而出,成为微山湖渔业的一枝新秀。

  这里所说的“海虾”并不是大海里的虾,而是指的小龙虾,是微山湖区渔民对淡水小龙虾的特定称谓。

  之所以称为“海虾”,是因为小龙虾刚刚出现在微山湖的时候,本地渔民被这种颜色鲜艳、仪态威猛的大虾所震惊,便称之为“海虾”,并口口相传下来。这里的所说的“海”应该算是一个形容词,就是“大”的意思,就如芦竹刚刚引进到微山湖的时候,本地人便称其为“海苇”。

  小龙虾学名克氏原螯虾,原产于美洲 ,二十世纪传入日本养殖作为牛蛙饵料,上世纪30年代末从日本传入我国南京地区,并在周边水域繁衍扩散。

  网络上一直个谣传,据说小龙虾是日本人带到中国来处理尸体的,当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是有人根据日本人1937年发起的南京大屠杀这一关键词杜撰出来的情节。但是日本人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历史永远不会忘记!

  关于小龙虾是如何进入微山湖水系的,这里又有一个民间传说,据说某年微山县渔业部门往微山湖水系投放蟹苗的时候,结果生产厂家错发成了龙虾苗。对于这种传闻的真实性,貌似也经不起推敲——专业的渔业管理人员应该不会犯如此低级的技术错误。

  小龙虾出现于微山湖的具体时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并在九十年代初期形成优势种群。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小龙虾从长江水系沿顺京杭大运河,一路向北自然扩展而来。因为小龙虾适应性极强,加上微山湖本身就是壤土底质的浅水湖,水草丰茂,这些都为小龙虾的生长繁衍提供了极为优良的条件,于是种群便持续扩展壮大,成为了微山湖特有的“海虾”。

  作为一个外来物种,繁殖能力惊人且没有实质意义上的天敌(虽然一些水鸟和一些肉食性鱼类也捕食小龙虾,但相对于小龙虾种群庞大的数量,损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时的小龙虾甚至成为微山湖渔业的灾难。

  九十年代初期,那时的渔业生产工具还很原始,渔民长期以来都是靠下大箔小箔和鱼篮来捕鱼,结果捕获的是一篓篓的“海虾”,就连进了鱼篓的鱼儿也被“海虾”啃食的只剩一副骨架。

  当时的“海虾”一度陷入渔获满舱却无人收购的窘况。偶有外地渔商前来收购,价格也是极低,根本不用称重量,都是用篓量,甚至直接估算一船舱“海虾”给多少钱算了!算起来也就是值个一两毛钱一斤。

  若放在现在,那时微山湖“海虾”的价格简直就是吃货们的天堂!但在当时,“海虾”在微山湖区几乎无人食用,因为“海虾”和本地青虾相比,肉少而皮厚,加上当时的烹饪方式所限,虾规格虽大但嚼之无味。偶有食用,也是只捏出虾仁用来炒菜,但这样吃又嫌太费事儿,因此“海虾”甚至一度沦落为充当鸭子饲料的尴尬局面。

  时至今日,虽然现在的“海虾”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猪肉,但很多微山湖老渔民仍对食用“海虾”不屑一顾,认为这东西根本不能算是个菜!就连到了现在,微山县城包括下辖乡镇的龙虾馆也是为数不多,虽然微山湖有着庞大的“海虾”产量,但是老一辈微山人民并没有喜食“海虾”的传统。

  由于“海虾”适应性极强,在微山湖水系周边村落,无论是沟渠河道还是池塘,单凡有水的地方几乎都有它的存在,就连臭水沟里都有“海虾”的踪迹,而且个头还特别大!以至于有了“海虾”越是在脏水里越能长大的说法。而事实上,“海虾”还是喜欢清澈优良的水质环境,只是生命力比较顽强罢了。

  那时,小龙虾种群还没有蔓延到华北地区,北方城市里就有人把外表威武的小龙虾作为宠物来饲养。我们这儿就有个老爷爷平时喜欢养些花鸟鱼虫,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就千里迢迢让人给老父亲带回一对小龙虾,结果刚送到老家就被老爷子给扔到了水沟里,此事一时被传为笑谈。

  九十年代中期,微山湖兴起圈湖造田的风潮,在湖滩挖鱼塘、圈围堰,大力发展种植和养殖业,此时的“海虾”价格也攀升到了一两块钱每斤,庞大的产量转化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海虾”也从野外生存模式转型为人工养殖模式。但当时虽然说是养殖,也只是任其在鱼塘或围堰中自由取食水生杂草,根本不投喂人工饲料,只不过在捕捞的时候做到捕大留小罢了!

  自本世纪初以来,微山湖周边大力发展莲藕种植,经过多年经验摸索,现在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藕虾共养模式。而且莲藕和“海虾”成为互惠互利的关系——“海虾”取食莲藕田里的杂草和害虫,莲藕为“海虾”遮阴挡雨,还可以净化水质。更重要的是,挖藕时的残藕为“海虾”提供了丰富的饲料,所以藕池里的“海虾”基本上不需要投喂饲料,节约了很多养殖成本。

  微山湖作为南水北调东线蓄水湖,经过多年环保治理,已经达到地表三类水质标准,所以微山湖所产清水“海虾”体表清洁、肉质晶莹;加上微山湖生物性丰富,杂食性的“海虾”也就更饱满肥嫩;更重要的是,微山湖“海虾”由于生长周期长(一年),所以肉质更加筋道,生命力更顽强更耐储存和长途运输。

  遗憾的是,“海虾”虽然给本地渔民带来了很大的收入,而且微山湖小龙虾在全国市场很受欢迎,但是并没有形成自己独到的品牌影响力,也就是说没有通过充分商业化来提高产品附加值。现在养殖和营销也基本是一盘散沙,没有强有序的发展思路和方向。现在微山县城虽然有几家小龙虾加工企业,但是和湖北等水产养殖大省相比,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销量,都相差甚远。

  作为一个外来物种,从横行五湖四海到现今需要人工养殖才能存活下去,可以说是小龙虾家族的悲哀;但这恰恰是养殖者的机遇!

  现在野生状态下的“海虾”基本没有了种群存在,因此小龙虾养殖也全面发展,现在微山湖周边不仅仅有藕虾共养,也有了稻虾共养、池塘精养甚至温室大棚养虾等多种养殖模式。

  小龙虾逐渐风靡全国是2010以后的事情,因为此时有了丰富的调料品和烹饪方式,以至于有人说:我们吃的是调味品,小龙虾只是载体,当然,这只是调侃,小龙虾本身的新鲜美味才是吃货们难以抗拒的。麻辣、蒜蓉等烹饪方式只是丰富了人们不同的口味。还有一种说法是:在这个智能手机不离手的时代,唯有吃小龙虾才能让人解放出双手,这样在亲朋好友才能增加亲切感,避免了聚餐时人捧一部手机而不互相交流的尴尬局面——细品一下,这话居然也是很有道理!

  全国各地的小龙虾饮食文化全面发展,这也对小龙虾的价格连年攀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就说江苏盱眙,本来就是一个小县城,自2000年以来,已经举行了十多届龙虾节,现在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很有知名度,真正把小龙虾做成了一个节庆品牌,打造成了一张独特的城市名片。

  同属微山湖水系的兄弟县城鱼台,也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届龙虾节,而且做得越来越有声有色,越来越具影响力。不仅吸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和商家,带动了当地的餐饮旅游业,而且小龙虾养殖还带动了饲料、兽药、食品加工等企业和周边行业全面发展,真正把“文化搭台、经贸唱戏”这一口号落到了实处。

  有着丰厚的资源却不去发扬利用,一直是微山人民的通病。实事求是的说,微山县的小龙虾养殖无论是规模还是产量都远远高于鱼台县,但是营销策划和宣传力却远远落后于鱼台。

  但是,微山人也不甘落后,自2018年和2019年也举办了两次龙虾节,但是影响力却远远不够——这样说吧,很多本地人甚至还不知道微山也有龙虾节!对于这一点,组织部门应该加大宣传力度,不要只是做个表面形式,而是要作为一种文化、一种全城全民文化来拓展!

  现在,在国家“退养还湖”政策下,微山湖腹地围堰养殖区已经计划为生态保护区,这对养殖户应该算是很大的损失,但从长远来看,唯有保护才能持续发展。

  若干年后,野生小龙虾有可能再度成为优势种群,那时,微山湖纯野生的“海虾”将会更有市场竞争力,将会产生更大的经济价值。

  微山湖上静悄悄,让我们静悄悄的等待那一天!

  作者简介:

  张广亮,笔名光亮,山东微山县人,乡土文学创作者。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春韭盒子飘香

下一篇:母亲熬的豆子粥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