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韭盒子飘香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付超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06
摘要:一辈辈的人经历感受着爱与被爱的滋养,平淡的日子便有了味道
春韭盒子飘香

  二月的小雨细朦朦地飘洒着,雨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节气,家庭煮妇的我不禁想起老杜的“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不错的,春韭是这个季节最鲜嫩的美味之一,尤其是看到沾着细碎雨珠的那一抹翠绿,一种欣喜油然而生。

  早早就到了菜市,左手撑一把花伞,右手伶着这最时鲜的绿,哼着歌儿走回家。爱人最喜欢吃韭菜盒子,这是特意为了他而买。和面,调馅,不到半小时的功夫,电饼铛里已飘出了韭菜和鲜虾的香气。这扑鼻而来的香气和弥漫的热气把我带回了四十多年前。

  姥姥家聚餐吃饭-韭菜饼。和现在的韭菜盒子大同小异,主馅料一大盆韭菜,十几口人,打上五六个鸡蛋,抓一大把虾皮提味,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这也是期盼已久的可口吃食。

  聚餐这天,姥姥家的屋子屋外就热闹起来,一大家人老老少少齐上阵,姥姥端坐在椅上,指挥闺女媳妇们,俨然一副当家的派头。妈妈两手端着馅料大盆,姥姥撒了一把盐,妈妈赶紧腾出手来调匀,姥姥凑盆上闻闻味道,又撒了一小把盐,我妈继续调匀,姥姥再次凑馅上闻闻,”好了!”姥姥发话,全家人立刻行动起来。舅妈在屋里擀饼,妈妈在院子里支起柴火炉子烙饼,小姨放馅合饼,我来来回回屋里屋外地传饼。

  姥姥是个总指挥,时不时地提醒,再擀薄点,馅再多放点,火候小点,看外皮都糊了,里面还有点夹生。经过她的指点,每个人的手艺都会提高。小时的我感觉姥姥形象是高大的,我们每每都要仰视,现在想来,姥姥在家一言九鼎,个头虽矮小,却自有一股威严在。我是得了她做饭秘籍的真传的,从小的耳熏目染,和面擀饼烙饼,出嫁前,这些活计我独自都可以搞定。

  转眼之间,我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小外孙豆豆三岁了,欢快地围着餐桌跑来跑去。豆豆是个地道的姥姥带大的孩子,跟我长大,和我格外亲,豆豆的口味也像姥爷,爱吃韭菜盒子,是的,饮食口味也是代代传承。豆豆每次吃完,临走还要想着给他爸爸带上几张。退休后的生活就是这些事情,上顾着老的,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就冲到最前沿,跑前跑后,忙里忙外。下也要管着小的,碰到女儿小两口都加班,豆豆就由我们接送。女儿三十岁了,对于自己和儿子喜爱的美食独立做不来,每每做她娘俩喜欢的饭食,一个电话,娘两个就屁颠屁颠地跑来了。今儿打了电话没多久,娘俩头顶着花伞,脸上挂着春雨的潮潮水露已站在我家的客厅里。

  今天的韭菜盒子,和韭菜搭配的是鲜虾仁,鸡蛋木耳。和的面也更讲究,一半烫面,半烫面保证了面饼的软和,好咬不皮。盒子是半圆形的,一张圆圆薄薄的面饼,半边放馅,对折,压实边,用带花边的刀子切边,一个韭菜盒子就成型了。电饼铛里刷油,入锅,几分钟饼熟,咬一口,外皮一面焦脆,一面软和,馅料又鲜又香,是地地道道的平民美食,好吃不贵。女儿在旁边搭把手,第一锅韭菜盒子很快出锅了,豆豆和姥爷两人先尝鲜。豆豆趴在盘子边上,用嘴吹着,咬一口,美美地嚼着,连眼睛都闭上,整个一陶醉的小模样。看着孩子吃得高兴,她妈和我也跟着高兴,气氛一下就被这个小可爱带动起来。

  豆豆边吃边炫耀新学的古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听到姥爷夸奖,小手背在身后,很是得意,更加自信地往下背。“我妈妈昨晚教的,看看我都会了吧!”这场春雨来得正是时候,这顿饭竟成了牛牛的诗歌专题朗诵会。我也是杜粉,每每夜深人静,读诗,更像是与一位老朋友在娓娓而谈,“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飘香可口的韭菜盒子,家传的手艺,家传的味道,面和馅料在你手中,你加以精心加工、调制和改进,它更加美味可口,吃时配上小儿朗朗的稚嫩童声版《春夜喜雨》,更有了清新的味道。

  飘香可口的韭菜盒子无声地诉说着,我们得到爱、付出爱和收获爱,一辈辈的人经历感受着爱与被爱的滋养,平淡的日子便有了味道,平凡的生活才如此地满足和幸福。

  作者简介:

  付超,喜爱读书,2007年初学写作,有作品在《齐鲁晚报》、《当代矿工》等报刊杂志刊发。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分享快乐,见证足迹。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