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虾(散文)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胡勤贵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18
摘要:小龙虾已成为微山湖里著名的土特产了

 

  微山湖观景当以荷花为最了。荷花是微山湖的图腾。而在美味中,我觉得当以小龙虾为最。夏季千姿百媚的荷花映红了湖面。而早在初春,小龙虾就爬出了洞穴,伸出钳形的爪子四处觅食了。褐红色的身子将湖水映得更绿。还没有到夏天,过了谷雨吧,小龙虾便开始在人们的安排下,陆续爬上了岸,走向餐桌,将成熟的红呈现在人们的面前。有了小龙虾的美味,微山湖的景色更美了;美的让人流连忘返。荷花、小龙虾的红,还有响彻耳边的红色的故事,汇成了微山湖浓浓的色彩,吸引着人们的到来。红,应该是微山湖的底色。

  小龙虾是外来物种。在微山湖里出现也就十几年,最多有二十年吧。当时有一首歌唱得很流行。歌中唱到:“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小龙虾从哪里来,没有多少人知道。好像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了。当然,无论人还是动物,迁徙都是有原因的。有些时候迁徙是被迫的或是无奈之举。而更多的时候,迁徙是为了发展壮大,是为了更好的生存和生活。人类就是在不断地迁徙中发展起来的。小龙虾谜一般的身世让人好奇。好奇之余,人们又对它抗拒和害怕。难免要问,小龙虾是不是天上的精灵?是传说中的虾兵蟹将吗?似蟹却有虾的身子;似虾却有蟹的爪子和硬壳;一对突出的似米粒般的眼睛傲视一切,给人以恐惧感。这种怪物怕是天兵天将下凡来了吧。有人发现,它与海里的龙虾相似,为了区别就叫小龙虾吧。真是一个霸气的名字。

  小龙虾出现后,湖里的芦苇少了,菰蒋草少了,还有渔网不明不白的有了漏洞……浅浅的湖滩上,出现了许多铜钱般大小的洞穴,好奇的人用细苇杆一戳,就有一只红褐色的小龙虾,双钳似的手紧紧抓住苇杆被拽了出来。暴突的眼睛瞪着你,令人心里发颤,赶紧甩掉了苇杆。可是,甩不掉的是对小龙虾这个不速之客坏东西的痛恨啊!

  小龙虾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对什么都感兴趣,感觉什么都新鲜。越是环境差的地方,它生长的越带劲。个大壳亮须子长,一下子就把湖里土生土长的五节腿大马虾比下去了。用生命诠释着适者生存的道理。从来没有看见一只小龙虾偷懒,也从来没有看见一只小龙虾说它活不下去了。看到的是小龙虾在不停的繁衍,向外扩张占领阵地。凡是能生存的地方都有它的身影。不几年时间,大湖里还有沟沟汊汊,到处都有小龙虾的踪迹了。许多家长领着孩子,拿着竹竿来到河边,竿上拴根细绳子,用绳子吊上一些鸡肠子什么的,专钓小龙虾。养在桶里的小龙虾放在阳台上很长时间,水都有味了,小龙虾仍活蹦乱跳的,活的很高兴呢。一时间,小龙虾成为了孩子们的宠物了。

  小龙虾在湖里安了家。人们逐渐发现小龙虾特别的馋。这就有了对方它的办法了。用尼龙网制成长长的地笼,里面放上鸡肠子,猪骨头,寻味而来的小龙虾全都跑到地笼里来了。一提地笼全是满满的收获。世界上不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微山湖不缺第一个吃小龙虾的人。不几年功夫,湖里的小龙虾锐减。人是世界的主宰啊!吃惯了美味的人们怎么能放弃呢?野生的少了,那就养吧!小龙虾被驯化。虾稻、虾藕模式成为农民增收的途径。小龙虾成为节庆的主角。小龙虾不仅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它的外壳加工的虾壳素还走进了医学、化工、农业、养生保健领域。存在就是合理的。一个事物有害到利,必须经过加工改造和利用。一味的恐惧和抱怨,反而让事物更有害啊!

  人们发现,在这缤纷繁杂的世界里,用小龙虾和酒打发时光也是不错的选择。酒调节着神经,盘剥小龙虾犹如剥瓜子一样打发时间;送入嘴里的虾米和调料调节着味蕾。一切都是刚刚好。犹如人生需要慢慢的品味。这不是在吃小龙虾,在意的是品;在意的是咂嚒滋味。在湖区,论吃,还是吃湖里的鱼。炖、烧、炒、煎、炸、溜……有很多的吃法。就像孙悟空能七十二变,微山湖的鱼也能变出七十二种吃法和做法。大盘子,小盘子,鱼丝,鱼片,鱼丸子。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鱼是湖区的主菜。小龙虾连配菜也不是。只是人们闲暇时候的瓜子,用来打发时光的。但小龙虾却最能代表微山湖的味道。在湖畔,在连家船,在饭店吃完了小龙虾,还可以再要上一些打包带走,回到家里邀请亲朋好友,一起享受小龙虾的鲜嫩,讲一下微山湖的故事。湖区的味道就扩散四方了。

  仙女下凡来到人间,是为了爱情,传播美丽。小龙虾来到人间,来到微山湖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延续微山湖的“红”?还是延续和传播微山湖的味道?也许是各方面都有吧!大地上万物竞存,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世界。事物的存在是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和谐相处才能有比较完美的结局。到一处地方看景饱了眼福,过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模糊了记忆;只有吃到嘴里的滋味才能让人记忆久远些。于是,微山湖的“红”在小龙虾加入之后,浓烈之后就更醇厚悠长了。红色的故事让人追寻;粉红的荷花让人陶醉;红红的小龙虾让人回味悠长。这“三红”正是微山湖的灵魂啊!诠释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勾画出了美景美食美好生活的映像。

  小龙虾已成为微山湖里著名的土特产了。如果它与松花蛋,咸鸭蛋组成一个品牌“两蛋一腥”。再倾注些感情在里面,也许,微山湖的味道更浓厚纯正了。  

 

  作者简介:

  胡勤贵,山东省作协会员。曾出版《微山湖散记》、《看绿色成长》、《乡言村语》。现在微山县委机关工作。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