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莲叶荷田田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驿路牧歌 人气: 发布时间:2007-06-13
摘要:文风武云话济宁之六

文风武云话济宁(6)、那年莲叶荷田田

    那年我第一次来微山湖,是在盛夏快要结束的时节,微山湖上,万倾荷田浮风摇岚、飞红溢翠,采莲湖女荷丝绕腕、菱角牵衣,藕荷深处,如仙子弄影。满湖的莲荷红的将空气酿成了酒、把湖水燃成了火,给这博然大气又不乏英雄本色的微山湖平添了许多的缠绵和柔情。还是在来济宁的火车上,当车至济宁境内时,同车的一对夫妇带着的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早早地醒来就扒在车窗上一边向外眺望,一边在一遍遍地吟诵着那首令人耳熟能详的古诗:“江南可采莲,莲叶荷田田。。。。。。”,稚嫩的童声、醇脆的节律,牵人情丝,撩人心弦。此次乘微山湖轮渡行于湖中,看着眼前的空蒙烟水,济宁友人又在为我们惋惜了。他说济宁是荷都,这话没有一丝的夸张。虽然古人咏荷的诗句都留在了江南,但江南的湖水大都比较深,不适荷性。而微山湖有肥沃的淤泥,一米左右的水深,最宜荷莲。每逢盛夏,万倾湖面上如云似锦的荷花铺张扬厉,蔚为壮观。只是我们这次来的季节有些早了,若再晚一个月来,他会选择出济宁就乘船过南阳、独山、昭阳诸湖走水路而至微山湖,因为那条线路很少有游人走,那一路会让人观赏到雪原一样的白莲地、火海一样的红莲阵。济宁友人在言谈举止之中所透出的爱家乡、爱荷莲的这种殷殷之情,感染着我们,虽然这次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但微山湖的荷花却在我的心中早已盛开了,它盛开的绝不亚于当年我与朋友来微山湖的那场亲历。
    那年我与朋友荡一叶小舟行于湖面,耀眼的夏日阳光下,一望无际的碧绿荷莲铺在水面,绿莲红荷随徐徐清风摆动,招招摇摇。划船闯入其高没顶的荷丛,人旋即被被密密匝匝的碧叶红花所淹没,周遭的红和绿浓的化不开。期间时遇采莲湖女划舟荡来,人面荷花相映,天光水色共溶,是湖在天上,还是天在湖中,难以分的清了。钻出荷丛,行于一条蜿蜒的水路上,看着采莲湖女的小舟渐去渐远,一时间令人忘情地就把船停在那里痴痴地望着,能看见渐渐远去的采莲湖女两手飞快地剥开荷花,取出嫩黄的花蕊,把花瓣纷纷地随手丢入水中,如天女散花。蜿蜒的水路上竟然被霞锦似的花瓣铺设的离离点点,落花流水,缓缓漂移。这满目的美景,一时间又令人生出万端的感慨,就觉着它美的铺张、美的让人心疼、美的让人感觉暴殄天物。将当年如此的经历说与身边的济宁游人,济宁友人颌首而肯。
    古人曾用“十里荷花”写过西湖,但自从那次亲历了微山湖万倾荷莲的盛景后,就感觉古人如此的吟诵有些浅显了。据济宁友人讲,微山湖面积1300多平方公里,合13万公顷,除去苇、蒲、芡、菱的疆域,荷莲所占面积当在万倾之上,这么说来,十里荷花与微山湖相比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对荷花情有独钟,说起这花中君子,从古至今,从来不缺少文人墨客的歌咏,但最让我喜欢的还是那两代的乐府诗中的荷花。“江南可采莲,莲叶荷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看似平白无韵的直叙,执意地又是如此不厌其烦的渲染,是会把人的心揉碎的。“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终于点出了其中的主角,稍微令人的心绪有了些许的慰藉。我一直弄不明白古人为什么要把这样美丽的诗句写在它处,当年与朋友在微山湖上时,就感觉这样的境遇应该是非微山湖莫属。不用再搜肠刮肚去描绘眼前那美的绮丽美的通透的微山湖荷景了,把这样的诗句用在这里,那眼前的美景就已全被道尽。
    那年的亲历,是盘在自己心头永远也解不开的一个情结。记得当年的那个月夜,与朋友流连于湖畔,月亮在藕荷深处浸着满湖的荷香悄然升起,眼前的微山湖因朦胧而升的美丽令我们又一次次地在回味着那优美也伤感的诗句。一直在为诗中隐在田田荷叶里的那个采菱女子而牵情,她就是那荷畔的鱼儿,东西南北,她一定为寻找切肤的爱而奔波过、徘徊过和曲折过,最后恐怕是流于无奈吧。不然,怎么就只剩下“低头弄莲子”了呢?“江南可采莲,莲叶荷田田。莫言共采莲,莫言独采莲。莲塘西风吹香散,一宵客梦如水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此去经年之后,今天我再来微山湖,虽然眼下让我难觅当年的情韵,但眼前这一汪空蒙静谧的湖水,却时不时地在自己的脑海中幻化着当年那曾经的亲历,让我一直沉醉在那莲的海洋里,整个心绪就随着那莲的喜怒哀乐而飘摇,就想真真地做一朵那超尘脱俗的莲荷。望着眼前浩淼的烟波,仿佛自己真的如愿了。如愿的情怀里,就感觉也许自己的前生就是佛前的那株莲,看界外滚滚的红尘,只消在这一世里静静地专注着自己浅浅淡淡的心事,佛性依然。就伴于这一湖清碧的水,不消说前缘中我就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莲花,看眼前满湖盈盈的绿意里,夏轻轻地来了。在这微山湖畔,蓝蓝的天空,飘蓝,飘蓝;悠悠的白云,轻盈,轻盈。它漫过绿意,漫过心境,漫过那无涯的尘世,就在自己的身边。那满湖泛着的碎碎粼光,诗一般的隽永画一般的妩媚迷一般的幻情,就是生命的最灿。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