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山湖上静悄悄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驿路牧歌 人气: 发布时间:2007-06-13
摘要:文风武云话济宁之五
   从地图上看,在鲁西南的济宁至苏北的徐州这一西北、东南走向上,有一片近百公里相接相连的狭长水域,仔细观看,它们依次写着南阳湖、独山湖、昭阳湖和微山湖字样,因为微山湖最大,人们把它们统称为微山湖。这听上去似乎不符合语言的逻辑,但却是由于历史的原因造成的。原来这四个湖泊并不相连,历史上由于泛滥的黄河水多次夺泗入淮,洪水吞噬四湖地区,便有了今天这一片相接相连的水域,湖与湖相连起来了,但原来各个湖的名字却留下了来。按说这片水域应该是幸运的,因为由于当年黄河水的泛滥还在济宁的西北成就了一片八百里梁山水泊,而如今“沧海桑田”的只剩下一泓小小的东平湖了。就这样,原本与微山湖血脉相连的梁山水泊现在却萎缩在一隅隔济宁与微山湖日夜相望了。
    正如今人是从《水浒传》中知道了梁山水泊一样,从《铁道游击队》中,今人知道了微山湖,这一真正含义上的微山湖应该是在济宁与枣庄交界处的那片水域,当年那支令侵略者闻风丧胆的的“铁道游击队”就是以枣庄为大本营的,以致于今人大都认为微山湖是在枣庄而不在济宁,就是在今天我们乘车从济宁市区去微山湖的路上,同事还一再这样强调着。
    微山湖位于济宁最东南端的微山县,与枣庄毗邻,从地图上看,这个县仅水域面积就占去了其多半壁江山。我们这次从豫东南的信阳坐火车过来,经徐州北上至微山县的韩庄时,实际上就走了微山湖的边缘,只是当时适逢夜间,车窗外的微山湖芳容难睹。直至济宁的邹城时天才大亮,再透过车窗看时,微山湖却远远地被抛在了后面,不见了踪影。
    今天我们驱车出济宁市上济宁至邹城的快速干线再至邹城,车子穿行在邹城市区那宽敞笔直的大街上,街道两旁挂满着各式关于“母亲节”的标语。济宁友人讲,时下母亲节快要到来,邹城是孟子故里,那个令国人耳熟能详的“孟母三迁”的历史故事就发生在邹城,今天的邹城人正在发掘着自己的历史资源打造着“中国的母亲节”。济宁确实是一块有着丰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厚土,走在何处都能让人深深地感受的到。出邹城市区驶上104国道,过枣庄的滕州又驶入济宁的微山,到达微山湖时已是上午10点多了。在微山湖码头前竖有一幢高大的牌坊,上书“三贤山庄”字样,古人微子、目夷和张良被称为“三贤”,他们的墓地就在今天微山湖中的微山岛上。
    微山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悠久而灿烂,相传它曾因是微子的封地而得名,其境内的马坡乡据今考证就是梁祝的故乡,就在离微山湖不远的古薛城原为春秋战国时期孟尝君的封地,当年孟尝君的门客冯谖“焚券”就在微山的欢城。就是今天微山县府所在地的夏镇相传也是刘邦的戚夫人之居住地,而那个曾帮助刘邦打下天下的张良的封地留城也在微山附近。当自己站立在微山湖码头上眺望着眼前这一湖空蒙的天光水色时,每每想到这些,就感觉在头顶上那苍茫的天穹里有一道深邃的目光,穿越千年的时空,在默默地注视着这片静谧空阔的浩淼烟波。
    微山湖码头上聚集了很多的游人,停泊在码头上的微湖轮渡客货同载,车子可以直接开上轮渡,与游人相挤相拥在一起。晌午时分,湖面上的雾汽早已散的稀稀薄薄了,大大的太阳照射着,轮渡缓缓地启行在狭长的码头航道中,旁边不远处横着插过来的河叉里,有一对老年夫妇荡一叶轻轻的小舟,不知道他们在进行着什么劳作,悠悠晃晃地荡着,身影渐去渐远,直至被一片正在抽绿的芦苇荡所迷离。他们就是这里以湖为生的渔民,似乎是看惯了这一湖烟波的潮起潮落吧,就感觉这一方水土上那些曾经的苍茫世事都被他们这清风明月般的悠闲日子所稀释了。
    轮渡驶出码头,眼前的微山湖阔大的如大海一样没有边缘,苍茫的湖面上,云影悠悠,水天一色,大运河的主航道就横在湖中央,一艘艘状如小山似的货轮就在远方悄无声息地驶过,云水蒙蒙中,耳膜里捕捉不到到任何响动,这空蒙的湖水消弥了所有的声息,就连我们所乘坐轮渡的马达声也被船尾荡开的道道白练所淹没了。思绪似乎被凝固,人也似乎被凝固成了这湖中的一滴水。想起那首动听的歌谣,却感觉它竟牵着那么多的千年往事,洒在了这悄无声息的湖水里。静静的微山湖上,苍茫的烟水,苍茫的烟水里,有一种无言的叙述,牵动情怀。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