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芳的翠鸟及其他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李木生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济宁有雪芳,真正的摄影家。她的镜头里,有各种独美的生命,尤其是百态千姿的鸟们。

李雪芳摄影 翠鸟

(本文摄影 李雪芳)

  济宁有雪芳,真正的摄影家。

  她的镜头里,有各种独美的生命,尤其是百态千姿的鸟们。今天,她的那只翠鸟,又在朋友圈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这一点翠,为己亥的初冬与始见萧条的太白湖,衔来春之鲜丽与夏之浪漫。

  我从小对这个“翠”字有着莫名的牵挂。虽然人生的沧桑磨去了好些感触的棱角,我还是敏感着“翠”,并将翠与嫩、与洁、与新、与美相联系。写作了好多年,特别警惕俗套、熟淌、甜腻的词句,总是努力地避免——但是唯独对“翠绿”这个词,遇到再多次也觉得颖鲜得动心。今天看到雪芳的这只自由的翠鸟,让人喜欢得都想叫正亮在天上的玉兔为翠月。

李雪芳摄影 翠鸟

  小时候接触这个翠,不是因为鸟与树,也不是因为字,而是因为人,俺的小学西侧有一户人家那年夏天娶了个新媳妇叫翠。小学里有一眼甜井,近的几户人家常来打水,叫翠的新媳妇初次打水就轰动了小小的校园。不仅新,更俊,脖颈细长白嫩,一前一后垂着两条黑亮的大辫子(梢处微黄),微蜷的刘海罩着明净稍凸的额头,黑浮绸裤,蓝地碎红花的短褂,露着圆实白净的脚踝手腕,不能再适衬了。不知哪个怪孩突然练哒起了贫嘴,“头茬韭菜新鲜藕,小孩的鸡鸡新媳妇的手”,随即便是起哄的喧哗。就看见正往上拔着木筲的翠,胳膊稍稍压住膝盖,朝着怪孩子偏过羞红的脸,甜甜地笑笑,白生生的牙上映着水影,仿佛透明一般,而那双黑眼睛才一眨便像两只扇动着翠鸟的翅膀。

李雪芳摄影 翠鸟

  还记得雪芳为了等待一种鸟的出现,曾在酷热的天气里冒着中暑的危险,在芦苇丛中藏隐了四个多小时,直到拍摄成功。而今,为了让这只翠鸟长久地灵动在枯燥的冬季,她又付出了怎样的守候?从枯的枝上、要萎的莲蓬上、刚谢了花瓣的莲蕊上,太白湖上的这只翠鸟,为我们透露着大自然的美学秘籍。

李雪芳摄影 翠鸟

  只是这只翠鸟不会知道,鲁西南一个偏僻村庄上那个叫翠的新媳妇,很快便陨落了。一年之后吧,再去打水的翠,跃动闪亮的辫子已经变成了零乱的剪发。听人说,两条曾经游动在如此饱满身体上的辫子,已经为了换取几斤粮食,永远地失去了。而到了1960年的深冬,就在要过年的前一天,这个叫翠的女子,饿毙在大雪封门的屋里。好久了,再也找不到一粒粮食,连铺床的豆秸都切碎磨成面吃了。翠贤惠,丈夫没有饿死,婆婆没有饿死,只有她与病着的公公饿死在冰冷的屋里。那样的三年里,我们县因为另外一个知识女子将告急信送到了副总理谭震林手上得到了些救急,饿死的人少,全县统计下来只有四万三千人。翠就是这四万三千分之一。好些年后,她的婆婆,还会迂迂沫沫地絮叨:“俺的翠殁了,俺的翠殁了,好人遇到孬年成,俺的翠也没能留下个只男各女……”

  在灯下细瞧着雪芳的翠鸟,心想得找个时间回农村老家看看。那个小学早就没有了,只是不知道那口甜水井还在不在?

  2019、11、14晚于方圆垦荒斋

  作者简介:

  李木生,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讲师团成员。写过300万字的散文与300多首诗,所写散文百余篇次入选各种选本,曾获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等。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