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尚任及其《桃花扇》(3)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陈美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08-02-12
摘要:《桃花扇》结构严密,正如吴梅所云“通体布局,无懈可击”(《戏曲概论》卷下)。孔尚任也自诩:“每出脉络联贯,不可更移,不可减少。”(《桃花扇凡例》)以此对照剧作,也确实如此,前后情节,无不彼此呼应。而

 

《桃花扇》结构严密,正如吴梅所云“通体布局,无懈可击”(《戏曲概论》卷下)。孔尚任也自诩:“每出脉络联贯,不可更移,不可减少。”(《桃花扇凡例》)以此对照剧作,也确实如此,前后情节,无不彼此呼应。而作者自许道:“全本四十出,其上本首试一出,末闰一出,下本首加一出,末续一出,又全本四十出之始终条理也。有始有卒,气足神完,且脱出离合悲欢之熟径,谓之戏文,不亦可乎?”(《桃花扇凡例》)对这一创制,评价不一,梁启超加以首肯,说“《桃花扇》卷首之[先声]一出,卷末之[余韵]一出,皆云亭创格,前此所未有,亦后人所不能学也。一部极哀艳极忙乱之书,而以极太平起,以极闲静极空旷结,真有华严镜影之观,非有道之士,不能做此结构”(《曲海扬波》卷一所引)。而梁廷柟则持不同态度,认为增加的几出,“是为蛇足,总属闲文”(《曲话》卷三)。考察全本,这四出戏也不能完全视做“闲文”,除[闲话]外,其余三出[先声]、[孤吟]、[余韵],均以老赞礼为主角,由其串联前后情节,作者亦借其口抒发难于通过剧中人物所表达的哀愁、沉痛之情,这几出戏自有其功用。

[NextPage]

 

《桃花扇》的关目安排也极机巧,作者在《桃花扇凡例》首条中即点明:“剧名《桃花扇》,则桃花扇譬则珠也,作《桃花扇》之笔譬则龙也。穿云入雾,或正或侧,而龙晴龙爪,总不离乎珠。观者当用巨眼。”此言非虚。整部传奇的复杂情节全赖这柄桃花扇串联,由“赠扇”到“溅扇”,再到“画扇”、“寄扇”,直至最后“扯扇”,贯穿侯、李定情以至最终情分的整个过程,同时也织进民族矛盾、阶级矛盾以及统治阶级内部派系之争,而李香君的性格也在这一过程中得以展现和发展。这柄桃花扇确为情节之“珠”,而孔尚任之巨笔也的确是“龙”,自始至终,“总不离乎珠”。至于一些细节的安排,亦处处体现出作者的深意,甚至正、反两个人物的姓名首次出现,孔尚任也是精心安排的,如复社领袖人物陈定生、吴次尾的姓名,由同是复社翘楚的侯方域口中提及([听稗]),而马士英、阮大铖的名字则是由鸨妓李贞丽口中说及([传歌]),分别予以褒贬。又如正反两类人物的首次出场,也是耐人寻思的。吴应箕与复社诸人,是在“楹鼓逢逢将曙天”之际,在“杏坛”之前“瞻圣贤”而出场的;阮大铖则是“争洗含羞面”,挨身“混入几筵边”,混进文庙来“观盛典”而被吴应箕等人发现,责斥他“唐突先师,玷辱斯文”,而将其打将出去的([斗丁])。凡此,也当用“巨眼”细心观之。

 

《桃花扇》的词曲说白,极其典雅,作者是着意经营的。在《桃花扇凡例》中首先区分词曲与说白之不同:

 

词曲皆非浪填,凡胸中情不可说,眼前景不能见者,则借词曲以求咏之。又一事再述,前已有说白者,此则以词曲代之。若应作说白者,但入词曲听者不解,而前后间断矣。其已有说白者,又奚必重入词曲哉。


孔尚任也确实如此创作《桃花扇》的,凡叙述情节、交代事实,用说白;凡抒情、绘景,则用词曲。如[沉江]出中,扬州城破、史可法直奔仪真、南京,南京城内“皇帝老子”逃走,“满城大乱”情景,全由史可法自述及与老赞礼对话中表述出来,而《锦缠道》、《普天乐》二支词曲则用以抒发史可法于此困境、前后失据、决心一死的沉痛心情。

 

孔尚任在《桃花扇凡例》中还分别对词曲与说白的写作提出不同要求。于词曲“全以词意明亮为主”,反对“艰涩扭挪”;于说白,则须“详备”,且“抑扬铿锵,语句整练”。检阅全书,作者确善于此,以词曲而言,[哭主]、[沉江]分别叙述北朝、南朝的灭亡,感人心脾;以说白而言,[闲话]一出全用说白,其余各出说白也较前此传奇为夥,这就大大增强舞台演出的效果。此外,《桃花扇》中亦有借用他人词曲处,但孔尚任能使其与己作融合无间。此不一一摘指。

 

总之,由于此剧的思想内涵及艺术表现皆臻上乘,因而具有至深的感人力量。《桃花扇本末》记载当时在京华寄园演出时,于“笙歌靡丽之中,或有掩袂独坐者,则故臣遗老也。灯炧酒阑,唏嘘而散。”虽然,此剧面世时,朱明王朝覆灭已半个多世纪,尽管清政权替代明王朝是不可避免的历史事实,尽管明王朝的遗老遗少必须在清政权统治下生活,但这种矛盾状态必然促使人们怀旧心情的滋生,同时也确实难以找出摆脱这一困境的途径。孔尚任在这种矛盾状态下,选择了让侯、李二人[栖真]、[入道]的结局,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更使得当时的观众的怀旧情结更加浓烈。而孔尚任友人顾天石将其改编为《南桃花扇》时,“令生旦当场团圆”,孔尚任显然是不满的,表示“予敢不避席乎”(《桃花扇本末》)。顾天石之识见显然不及孔尚任,《南桃花扇》之不为广大读者所知,正可见其作之失败,也更反衬出孔作之不朽。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