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尚任及其《桃花扇》(2)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陈美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08-02-12
摘要:二 《桃花扇》主旨何在?孔尚任在 [先声]出中借老赞礼之口说此书乃“借离合之情,寓兴亡之感”。具体说来,即借复社文人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以反映明王朝特别是南明王朝的覆灭过程。在《桃

 

 

《桃花扇》主旨何在?孔尚任在[先声]出中借老赞礼之口说此书乃“借离合之情,寓兴亡之感”。具体说来,即借复社文人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以反映明王朝特别是南明王朝的覆灭过程。在《桃花扇小引》中,孔尚任又称:“《桃花扇》一剧,皆南朝新事,父老犹有存者,场上歌舞,局外指点,知三百年之基业,隳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歇于何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从剧本的情节安排来考察,可以印证孔氏此言。《桃花扇》全剧44出,正剧40出,其中正面叙侯李爱情的虽有[听稗]、[传歌]等15出,但这15出则是与其余25出相互渗透,紧密串联的,也就是将侯、李爱情故事与南明王朝覆灭过程交织在一起,正如孔氏在《桃花扇小识》中所说:“桃花扇何奇乎?其不奇而奇者,扇面之桃花也。桃花者,美人之血痕也。血痕者,守贞待字,碎首淋漓不辱于权奸者也。权奸者,魏阉之余孽也。余孽者,进声色、罗货利、结党复仇、隳三百年之帝基者也。帝基不存,权奸安在?惟美人之血痕,扇面之桃花,啧啧在口,历历在目,此则事之不奇而奇,不必传而可传者也。”此自述正表现出孔氏借侯李爱情故事叙写“帝基不存”的意图。

[NextPage]

 

孔尚任此种创作意图在情节发展中也充分显示出来。在孔氏笔下,侯李故事始于崇祯十六年(1643),活动于明朝南都金陵(今江苏南京)。此际,距朱明之亡不足一年,清军连连入侵,义兵纷纷揭竿,崇祯朱由检自缢煤山。虽然外祸内乱频仍,但南都金陵依然一片歌舞升平,“偏是江山胜处,酒卖斜阳,勾引游人醉赏,学金粉南朝模样。”([听稗])“秦淮烟月无新旧,脂香粉腻满东流,夜夜春情散不收。”([眠香])可谓满城士绅,沉浸在声色犬马之中,无人关心天下兴亡、百姓苦难,“……中原豺虎乱如麻,都窥伺龙楼凤阙帝王家。有何人勤王报主,肯把义旗拿。”([抚兵])中枢大臣争于内,边防武将斗于外。朝中大臣为拥立谁为人主,结党营私,相互争斗。凤阳督抚马士英与阉党余孽阮大铖勾结江北四镇武将,拥立昏庸之福王朱由崧。但由崧即位后,并未励精图治,却以声色自奉。凤阳督抚马士英以拥立有功,升任内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四镇武将黄得功、高杰、刘泽清、刘良佐进封侯爵,阉党余孽阮大铖也得以复官,“日日罗织正人”,([逮社])。而坚持抗击清兵的史可法,则被令其“督师江北”。至于四镇武将又互相杀伐,争夺地盘,他们又听从马士英、阮大铖调遣,“移镇上江,堵截左(良玉)兵,丢下黄河一带,千里空营”,以至清兵乘虚南下,扬州城破,南明终于覆灭。《桃花扇》一剧正是如此形象地描绘出一幅“昏君乱相”的生动图景,深刻地揭示了南明王朝覆灭的原因。传说康熙帝玄烨读此剧至[设朝]、[选优]等出时,不禁皱眉顿足,叹道:“弘光,弘光,虽欲不亡,其可得乎?”(《螟庐曲谈》)。此亦可证明此剧确实能起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之功用。

 

孔尚任借《桃花扇》一剧所抒发的“兴亡”之感是通过侯方域与李香君“离合”之情表现出来的。


电影《桃花扇》剧照,西安电影制片厂1963,王丹凤饰李香君,冯喆饰侯方域

侯方域身为复社四公子之一,是当时与阉党魏忠贤余孽进行斗争的士人领袖。在孔尚任笔下,他的是非观念还是分明的。起初因柳敬亭依附魏阉拒绝听其说书,后知其业已离开阮胡子,便对之肃然起敬;([听稗]);他也能答允兵部尚书熊明遇之请,代父修书,劝阻左良玉不要东下南京,而在原地驻扎([修札]);当马士英劝说史可法拥立福王时,他也曾向史可法指出福王有“三大罪”,不可拥立([阻奸])。凡此,均表现出他的清醒识见和鲜明立场。此后,被阮大铖逮捕入狱([逮社]),直到清兵逼近南京,城中大乱,他方始从狱中逃出,前往栖霞山,从此“跳入蓬壶似梦中”([栖真])。但侯方域华竟是仕宦之家的士子,在他身上也难免没有旧时文人的双重性格。他也曾寄情山水,寻花问柳,“怕催花信紧,风风雨雨,误了春光”([访翠])。显然,他与出自下层的李香君、柳敬亭、苏昆生相比较,性格要软弱得多。

 

李香君虽是秦淮名妓,但素为复社文士所敬重,当侯方域在阮大铖以货利相结纳、不无动摇时,她却义正辞严的责问:“官人是何说话?阮大铖趋附权奸,廉耻丧尽,妇人女子,无不唾骂。他人攻之,官人救之,官人自处于何等也?”并且立即“拔簪脱衣”,退去阮胡子所赠的妆奁([却奁])。她的作为,立刻促使侯方城自责,并且更加敬重她。正因为李香君坚决反对魏阉余孽,因此阮大铖得势后,便挑唆马士英加害于她,并且说动马士英强迫她出嫁给田仰做妾,李香君誓死不从([守楼])。但此后,又被强行拉出去为马士英侑酒,她乃趁机痛斥这班权奸:“堂堂列公,半边南朝,望你峥嵘。出身希贵宠,创业选声容,后庭花又添几重。”表示抵死不惧磨难,“冰肌雪肠原自同,铁心石腹何愁冻!”([骂筵])充分表现了极其高尚的气节。最后在师父苏昆生携扶之下,前往栖霞山寻找侯方域([逃难]),又被张道士当头棒喝,与侯方域双双入道,在家国兴亡中结束个人情恋,所谓“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入道])他们的情恋始终与南明王朝的兴亡纠缠在一起,或者说通过他们相恋相爱,分离重见,又复分开的过程,反映出南明王朝的最终衰亡。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着重谴责阉党余孽阮大铖。阮大铖原也是“词章才子,科第名家”,极其擅长填词制曲,颇有“白雪声名”,但却“身家念重,势利情多”,不惜投入客氏、魏阉怀抱,成为阉党门人,一时“权飞烈焰”,显赫一时。谁知一朝“势败寒灰”,不免被“人人唾骂”,但又不肯洗面革心,而是到处钻营,意图东山再起。由于他积极营求、一心谀附马士英,终于获得一官半职。当他重新得势后,便迫害李香君、缉拿侯方域,以“报复夙怨”([逮社])。而且,更令人发指的是,他还劝说马士英“宁可叩北兵之马,不可试南贼之刀”。([拜坛])抽兵东去,以致“北兵杀过江来”([逃难]),南明小朝廷倾覆!

 

南明王朝也并非全无忠贞之士,《桃花扇》中史可法,即为此类人物。他虽被马士英、阮大铖所排斥,但“却全不介意”,仍然“操兵勦贼”([争位])。只是四镇武将不和,使他深感“将难调,北贼易讨”([争位])。最后投江而死。至此,“长江一线,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沉江])。

 

总之,孔尚任在《桃花扇》中形象地总结了南明小朝廷内部派系之争,未能团结御侮,以致朱明王朝终于彻底崩溃。正如[拜坛]出眉批所云:“私君、私臣、私恩、私仇,南明无一非私,焉得不亡!”孔尚任所揭擿的南明覆灭的原因,无疑是十分深刻的。

 

 

《桃花扇》虽被誉为信史,作者也以此自许,在《桃花扇凡例》中说:“朝政得失,文人聚散,皆确考时地,全无假借。”但又说:“至于八女钟情,宾客解嘲,虽稍有点染,亦非子虚乌有之比。”在[孤吟]出中又借老赞礼之口说道:“司马迁作史笔,东方朔上场人。只怕世事含糊八九件,人情遮盖两三分。”均表明传奇《桃花扇》对于“民事”、“人情”等等也有所“点染”、“含糊”和“遮盖”,因此,我们不可处处以历史事实来比照,历史剧毕竟不是历史。例如史可法也曾参与迎立福王,但《桃花扇》中却未曾叙及,此是作者不欲以此减轻马士英、阮大铖的罪孽。又如左良玉原本是病殁九江,但《桃花扇》中却是被其子气死,并让他斥责其子说“做出此事,陷我为反叛之臣”云云,这又表明作者认为左良玉其罪固大,但并非诚心反叛,等等。可见《桃花扇》一剧,不过借助一段史实,写出作者对南明王朝倾覆原因的见解而已。但一些细节、科诨,却又有所本,近人吴梅在《顾曲麈谈》中罗举颇多,不赘引。其实,孔尚任总结南明覆亡之原因,也具有一定局限,将南明王朝之所以倾覆,全归罪于派系之一方——马士英、阮大铖等,而对另一方——侯方域、吴应箕、陈贞慧等却全无批评,似亦欠公允。东林、复社文人自居“清流”,意气用事,在政局危急状况下,不能团结御外,而绝人太甚,以至彼此形成水火,令人遗憾。此外,这些文士出身世家,颇染纨绔习气,实际上也并无力挽救将倾之大厦,却有心流连于风花雪月,也不足道。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