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台五里三贤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樊丽 人气: 发布时间:2006-12-25
摘要:

    鲁哀公十六年孔子卒。弟子守墓三年。时逢战国,为躲避战乱,闵子、樊子、宓子自今曲阜迁移至鱼台。闵子定居于今武台大闵村,樊子定居于武台樊村,而宓子则定居于武台侯堂村宓家  堆。武台昔为鲁隐公观鱼处,古称棠。闵子、樊子、宓子三人同来棠设教,“从学者数百人”,这在战火纷飞

的战国,实属难得,足见他们当时办学的兴盛。后人因他们三人居所相距不过五里,称美其事曰“五里三贤”。

    闵子、宓子、樊子均为孔子的弟子。闵子,名损,字子骞,春秋末年鲁国人(今山东西南人),四科十二哲之一,以贤、仁、孝闻名。相传闵子早年丧母,后母虐待他,冬天以芦花为其棉絮。偶被父亲鞭打后发现,即欲休妻。闵子劝阻说:“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从而感动了后母和家人。这就是著名的鞭打芦花的故事。闵子这种仁和孝的本性,使得他的物质欲望寡少,仕途观念淡薄,是个“不仕大夫,不食污君之禄”的人。季孙氏曾使闵子为费宰,闵子却百般推辞。

    宓子,名不齐,字子贱。春秋鲁国人。少孔子三十年。生于鲁昭公21年,为孔子七十二贤弟子,排位十四。宓子“仁民、举贤、孝亲、尊师”,被赞为君子。宓子曾为单父宰,弹鸣琴,而单父治。此其能。《吕氏春秋·具备》载:三年,巫马旗短褐衣弊裘,而往观化於单父。见夜渔者,得则舍之。巫马旗问焉,曰:“渔为得也,今子得而舍之,何也?”对曰:“宓子不欲人之取小鱼也。所舍者小鱼也。”巫马旗归,告孔子曰:“宓子之德至矣!使民  行,若有严刑于旁。”且不说宓子的令行禁止,但这不涸泽而渔的深谋远虑和不急功近利的为官心态,就值得大书一笔。孔子曾谓子贱曰:“君子哉若人!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也,斯焉取斯?”怀抱远大理想治理天下,不汲汲于功利,不计较个人物质得失,不贪婪天下,这就是宓子为政的大贤啊!

    樊子,名须,亦称迟。春秋末年鲁国人。生于鲁定公五年,丙申春任北樊(今济宁任城区南张镇)。樊子比孔子少46岁,是孔子晚年的弟子。论语中关于樊子的事迹记载较少。他曾向孔子请教种田种菜的知识,被孔子贬为“小人”。也曾多次向孔子问仁、知、孝,但都显得鲁钝粗笨。他为人所能称道的似乎就是作战勇猛,为鲁国立下赫赫战功。

    鲁悼公十四年(公元前454年)丁亥秋九月,樊迟在去曲阜祭奠孔子的途中暴卒于陶,终年52岁。年长的闵子、宓子携其幼子绳及弟子,将他葬于棠地,即原故居西南一里许的济水北岸武棠亭下。此时距三贤定居武台已二十五年之久。此后,闵子、宓子分别去了汶上、高原(今济南)、单父等地。至此,三贤聚居的时光就结束了。但后世为祭祀先贤,分别在其故居兴建庙、府,世代祭奠。明时,宓子庙与东邻的闵子庙、府,北面的武棠亭遗址上的超化寺,及比邻的樊子庙、府、墓、林,左右衬托,上下呼应,既是朝拜佛祖,祭祀先贤的场所,又是文人墨客观光旅游的圣地,而当时的武台也已升为镇,商贾云集,水路辐辏,已是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的一颗明珠,故彼时“五里三贤”的故事流传颇盛。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