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塾师庄翰林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彭圣学 人气: 发布时间:2007-04-25
摘要:——葬于孔府园林的惟一外姓人

  明清两代,在莒南县大店镇崛起了一座庞大的地主庄园——庄氏庄园。庄氏庄园世代以耕读兴家,历经400多年的积淀,形成了以“双榴堂”、“居业堂”等72家大堂号为代表的庄园文化。从这里先后走出了8名进士、22名举人,拔贡、廪生220名。清末著名书法家、国学大师、翰林院编修、孔府塾师庄陔兰的故事和名气,在当地更是广为流传。

推崇先驱孙中山 秘密加入同盟会

  “庄陔兰从小聪颖。5岁入家塾,17岁中秀才,32岁中进士,钦点为翰林院编修,诰封朝议大夫。”在大店镇庄陔兰故居,庄氏后人、莒南文管所原所长庄虔玉向笔者说起庄翰林的故事。
  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34岁的庄陔兰由翰林院保送,进入日本法政大学法政专修科留学。这时,革命先驱孙中山刚在日本东京组织成立了资产阶级革命政党——同盟会,庄陔兰推崇孙中山的革命纲领,秘密加入了同盟会。一边修业学习,一边参与革命活动。
  两年后,庄陔兰学成回国,任山东法政学堂监督。他和师范学堂监督、同盟会员王墨仙、登州总兵夏辛酉之子夏继泉等人,以师范学堂监督院为秘密集合地点,经常在一起聚会,共谋救国良策。庄翰林学识渊博,文采飞扬,得到当时的山东巡抚孙宝琦的赏识,不久他就担任了孙宝琦的秘书。
  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武昌起义后,全国多数省份纷纷响应,宣布脱离清政府,山东却没有声息。山东同盟会主盟徐子鉴从日本回到济南,联络了庄陔兰、夏继泉等人,鼓动当时的立法机构咨议局向孙宝琦施加影响,迫使孙宝琦宣布山东独立。在随后成立的山东各界联合总会上,夏继全被推举为会长,庄陔兰当选副会长。夏继全赴京后,联合总会就由庄陔兰主持工作。
  山东独立后,旅京山东同乡会却逆流而动,请求清政府派兵到山东镇压革命。庄陔兰获悉后,急电北京,力陈山东危急情况,说动清政府巡警部右侍郎赵秉均出面,劝说清政府万勿派兵,才未酿成大血案。
  袁世凯窃取政权后,派张广建为山东巡抚,大肆搜捕革命党人。济南“宜春轩”、“万顺恒”店铺的店主都是革命党人,曾购买枪^支^弹^药准备通过暴力反清。张广建一下子捕走店员14人,当场残杀1人,制造了血腥惨案。事发后,庄陔兰等人不顾个人安危,全力组织营救,终使被捕人员获释,保存了革命力量。
  1912年元旦,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山东同盟会支部组成临时议会,公推庄陔兰、王墨仙等为副议长。山东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徐子鉴、丁惟汾、庄陔兰等6人组成国民党山东支部。之后,庄陔兰先后担任过山东省民政长官公署总务厅长兼秘书,山东图书馆馆长等要职。民国4年,当选山东省议会议长。民国7年,又被推选为第二届国会参议院议员。
  “五四”运动前夕,为维护祖国主权,反对“巴黎和会”作出的无理决议,庄陔兰奔走呼吁,据理力争。他先同20多名山东籍国会议员一起赴京要求面见总统,痛陈山东人民反对巴黎和会、拼死维护祖国主权的决心。总统府秘书许宝衡代表总统接见了庄陔兰等代表。之后,庄陔兰等全体山东籍参众议员又给中国驻欧专使致电:“乞拼死力争,主张直接索还青岛及铁路矿山,并废除中日新约。”他们还提请致电欧洲和会拒绝承认袁世凯与日本秘密签订的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在致直隶省议会等团体的电文中,庄陔兰等山东籍参众议员态度坚决:“协力同心,要求政府及巴黎专使,贯彻主张,勿惑奸宄,勿畏强御,稍可退让。”
  民国14年,孙中山先生逝世。自觉前途暗淡的庄陔兰毅然脱离政界,隐居北京宝善寺研究佛经。

润笔募款筹经费 倾心重修莒州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重修莒志》这部长达77卷、计百余万字的宏篇巨制,作为莒县、莒南图书馆藏的镇馆之宝,作为研究莒文化和莒历史的重要文献,至今有着重要的参考研究价值。这部方志的总纂,就是清末翰林庄陔兰。
  庄陔兰脱离政界后,先后居住在北京宝善寺、青岛崂山广善寺研读佛经、修练书法,成为当时有名的书法家。他的书法宗承颜体,用笔肥润,大气磅礴,雍容大度,成为人们争相收藏的珍品。每年春节,庄翰林书写的对联刚贴上大门,转眼就被人们揭走。有一回过年,庄陔兰灵机一动,书写了一副“种德收福、乐善永年”的春联,怕被人家“偷”去,他只好将这副对联让匠人雕刻在大门上,一直保留到现在。
  民国21年,庄陔兰回到了大店,赋闲在家,过起了“采菊东篱下”的田园生活。这时,莒县县长卢少泉正在为重修莒志的事犯愁。莒县在春秋战国时期为莒国,作为同齐国、鲁国齐名的诸侯国,却没有一部像样的地方志书。最早的《(成化)莒州志》早已佚失;明朝万历年间的《续修莒州志》,仅存《莒志野述序》篇目;清朝顺治五年编纂的《重修莒州志》也不复存;刊于光绪十九年的《莒州图志》约有50万言,可惜原稿遗失。如今,重修莒志何其困难。这时,卢少泉想起了大店庄翰林,于是亲自登门造访,聘请庄陔兰出任《重修莒志》总纂。
  《重修莒志》是一件有益桑梓的善事,庄陔兰欣然应许。可要编纂完成这样一项浩繁的工程决非易事。上起周代,下断民国,历史跨越2000多年,可借鉴史料文字之缺乏,已令人生畏,更重要的是修编缺乏经费。
  庄陔兰是个讲究信誉、崇尚道德的学者,一旦应许,就倾力于修编之中。他主张志书务要求“实”,“若征今而不实,人皆得正其失而纠其谬也,吾为此惧”。他修编志书态度严谨,“必详著乎政治之演进,社会之嬗变,以究极夫治乱得失之所在”。他强调修志要突出特点,有时代性,“莒自春秋以来,以国名县,至今无改,与他县异;则其为志,当与他志异,至民国而为莒志,又当与前志异。然综述数异,而有一同,曰记实而已矣。修现代之方志,必具现代之眼光,适应现代之需要。”
  修编缺少经费,庄陔兰想到了润笔募款,卖字筹资。他订出润笔价格,将卖字所得用于编修刊印之资,一时登门求字者络绎不绝。他倾其精力,费时三载,这部堪称“集莒地方志之大成”的《重修莒志》终于编纂完稿,刊印成书。

[NextPage]

 

不取酬劳授学问 应聘孔府任塾师

  《重修莒志》编纂完成不久,庄陔兰应邀到孔府做客。孔府早已闻知庄翰林是一位学贯中外、道德文章俱佳的贤才,即席盛邀庄陔兰留下任教。
  孔府是诗礼传家的书香门第,号称天下第一家。为继承祖上的功德事业,历代衍圣公对子女教育极严。能被孔府选聘的塾师,非功底深厚、德高望重的学者大家莫属。能到孔府为师,也是许多人渴求,并引为荣尚的事情。
  庄陔兰答应了孔府的邀请,提出了三个任教条件:一是不取酬金,孔家只需承担任教期间的衣食住行费用;二是自己不提请辞去,孔家不能辞退;三是想辞行时,孔家不能阻拦。求贤若渴的孔府当即应许。就这样,已经64岁的庄陔兰留在孔府担任了塾师,传授第77代衍圣公孔德成和孔德懋《论语》、《四书》、《五经》、书法等功课。
  孔府崇尚尊师重教。“那时小汽车很稀罕。听老人讲,庄陔兰第一次去任教那天,孔府是用小汽车来大店接庄翰林的。”庄虔玉说。孔府除了一日三餐照顾周到,还专门派人到大店庄园,仿照“堂号”建筑风格在孔府建起了一处学堂,供庄陔兰教书,饮食起居。庄陔兰教起功课深入浅出,循循善诱,宽严有度,深得学子爱戴和孔府器重。严师出高徒,在庄陔兰的精心培育下,孔德成姐弟俩从小受到了规范严格的启蒙教育,最终成为一代才华出众的大家学者。
  庄陔兰不但教育有方,而且品德高尚,憎爱分明。在孔府任教期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1939年,日军侵占了大店。在一次作战中,驻大店的一名日本军官战死了。日军为装点门面,笼络人心,想参照中国人的做法,为死亡的军官举行葬礼,便派人请庄陔兰书写挽联。这个平日儒雅有度的庄翰林,一听此事便怒发冲冠,严辞拒绝:“日本侵略我国,屠杀国人,居然还让我写挽联,真是岂有此理!”消息传出,孔府上下对庄陔兰更加敬重。
  庄陔兰待人谦和,在孔府教书一呆就是10年,直至去世,与孔府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孔德懋在《孔府内宅轶事》一书中,这样写道:“庄老师年近七十,是个翰林,经书和书法造诣很深……是客居孔府,不要薪俸,只是每天生活所需,由孔府开支算是招待,专教我们韵字和经书。”
  1946年9月,74岁的庄陔兰病逝于孔府。依照庄陔兰初到孔府时“我不提请辞去,不能辞退”的要求,孔府把庄陔兰葬在了孔府园林,庄陔兰是葬于孔府园林的惟一外姓人。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