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潘复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齐协民 人气: 发布时间:2007-05-10
摘要:
  潘复字馨航,山东济宁人,生于一八八三年,殁于一九三六年,死时五十四岁。其父名守廉,字洁泉,笃信佛教,自称对凫老人,在潘复死后三年故去,享年九十四岁。

  潘复早年曾为山西巡抚陆钟琦之幕僚。辛亥革命后,任职于南京临时政府财政部,后为江苏都督府秘书。一九一三年任山东省实业司司长。一九一六年出任全国水利局副总裁。一九一九年十二月任财政部次长,一九二一年五月代理财政总长。一九二五年投靠张宗昌,任山东督署总参议。一九二六年任黄河工程督办。同年十月出任财政总长。一九二七年六月任国务总理。一九二八年六月奉系军阀失败后下野,蛰居天津作寓公。

  我与潘复结识多年,尤其在他下野以后,过从更较密切。现就我所知道有关他的情况,记叙如下:

  一、潘复和周自齐的关系

  潘复在青年时代曾任江苏都督程德全的秘书。有一次山东都督周自齐因事和程德全会于徐州,周为联络感情起见,对程说:尊处如果有人需要安插,可请到敝处来。程回南京后,对属下说:周都督问我要人,有谁愿去,可为推荐。由于江苏的生活比山东舒适得多,所以大家皆无去意,潘复因系山东人,颇有回乡之念,即由程荐到周处。周对潘特予优遇,初委潘为劝业道道尹,旋改为实业司司长,就是后来的实业厅厅长,青云直上。潘的二夫人张静娟,原系北京名妓,和周的夫人、天津名妓王喜顺,往来密切,情同姊妹。旧社会的官场,想要飞黄腾达,除有强有力的靠山之外,就以内线的力量为最大。潘有赖于内线的作用,故为周另眼看待。一九一四年周在财政部任内,委潘以参事,为潘后来在财政部内的擢升打下基础。到一九一九年靳云鹏组阁时,由于潘和靳又有一层特殊关系,被任命为财政次长,进而代理总长。饮水思源,不能不说是由于周的一手提拔而起来的。

  二、潘复和靳云鹏的关系

  潘复和靳云鹏是同乡,后来又结成儿女亲家,除此之外,他们二人之间,还有一段更深的因缘。原来潘的父亲潘洁泉,在河南任州官时,其夫人生下潘复,那时靳云鹏的母亲,在山东济宁家乡里刚生了三儿云鹤不久,因家境贫苦,被潘家雇来给儿子当奶母,靳母便带着云鹤随潘家到河南任所,同时哺养云鹤和潘复,以致后来有“一个妈妈,奶出两个总理”的讹传。

  潘、靳两家有这一层关系,按说应该永好无间,但是潘复和靳云鹏后来竟貌合神离。原因在于张作霖第三次进关以后,靳云鹏素以老前辈自居,认为这次内阁非他莫属,谁知潘复早把张作霖身边的王树翰、刘尚清等人拢络好了,所以他能以总长一跃而组阁。靳云鹏遭此失败,而且事起阋墙,哪能不芥蒂于心呢!

  三、潘复和张宗昌的关系

  一九二零年张宗昌被江西督军陈光远打败,由江西回到北京。在他郁郁不得志的时候,和潘复交游甚密,也无非是在一起狂嫖滥赌。有一次张宗吕因有赌债一万余元无力支付,潘就叫他开边业银行的空头支票。当时边业银行经理王琦,原在潘家任管事,潘这时又在台上,王不得不付款。后来潘又送张数千元,资助他去东北投奔张作霖。到一九二四年张作霖第二次进关的时候,张宗昌出任奉军第二军副军长,后任山东督办。当时北京有个《社会日报》主笔林少泉,笔名白水,常著文抨击军阀当局,张宗昌、潘复都在挨骂之列。因林白水骂潘复为“肾囊总长”,潘对其恨之入骨,乃挑拨张宗昌叫宪兵司令捕杀林白水。当时北京的宪兵司令正是原边业银行经理王琦。潘借刀杀人,林白水终于死在北京宪兵司令的刀下。

  这里附带地说明一下,王琦怎么会当上了北京宪兵司令的。当年王琦由于潘复的关系,替张宗昌付过赌债一万余元的空头支票,后来潘复一度失势,经常以赌为乐,输钱时也开边业银行的空头支票。此事终于被边业银行的总经理章瑞庭知道了,遂将王琦撤职。王下台后,借着潘复和张宗昌的交情,到东北去投奔张宗昌,后来随张宗昌到北京,当了宪兵司令。

   四、潘复和奉系的关系

  潘复和奉系本没有什么渊源,所以奉军前两次入关,他都没有挤上政治舞台,不过有鲍贵卿和靳云鹏的介绍,张作霖倒还赏识他。一九二四年李景林督直,潘复经我介绍,得与李景林接近,因此和张学良也拉拢上了。

  一九二五年有一天,张学良、李景林、王盂钟等人,在天津小营门潘复家推牌九,当时我也在场,我们玩到夜里两、三点钟才散,最后张学良、李景林和我在潘家东楼吃夜宵。在谈话中,潘复说:“九六公债”关系我国在国际间的信用,必须加以整理,又说他有整理的办法,并表示可以藉此发一笔大财,用以利诱张、李二人。当然他的目的,是想让张学良和李景林向张作霖保举他当财政总长(后来张、李二人果然联名电奉,向大帅张作霖报告整理公债的事,并保举潘复做财政总长)。第二天晚上,李景林在潘复家宴请银行界人士,庄乐峰和我也在座。庄乐峰的儿子庄云九,在潘任财政次长代理部务的时候,曾拜潘为老师,彼此走得很近,这一天晚上饭后也来了,在大家都去打牌的时候,潘复把庄云九带到一间小屋里和他说:“市面上的九六公债可以收一收。”庄云九心领神会,猜想到他的老师一定又要登台掌握财政,对于“九六公债”定有什么计划,于是第二天到了恒源银号,就叫经理大量收购。久已价值不到一扣的“九六公债”,经他这样一买进,行情人涨,遽升到六扣以上。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正在潘等大打如意算盘的时候,发生了奉军郭松龄倒戈事件,接着西北军把李景林打退到山东去了,张学良也出了关。潘的美梦未成,“九六公债”的行情一落千丈。这一来苦了庄云九,最后还得由他父亲庄乐峰给他填上这个大亏空。

  所谓“九六公债”,本是一九二二年二月间,北洋政府为偿还短期外债发行的八厘债券,总额为九千六百万元,简称为“九六公债”。此项公债除偿还日本外债三千九百余万元之外,还得偿还内债,所以又名“偿还内外短期八厘债券”。但偿还内债的五千多万元,仅付过一次利息,行市最高到过七扣,最低到一扣。由于偿还无期,终成废纸。这项公债票面较大,所以是交易所中倒把的好筹码。偿还外债的三千九百余万元,是日本通过外交关系,由我国海关盐余项下,强行扣还本息。那时的海关总税务司是英国人安格联,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彼此勾结,自然无事不好办的。至于偿还内债的五千多万元债券,安格联不肯担保还本付息,所以造成公债行情惨跌的局面。丧心病狂的历任财政总长,不仅不敢向外国人力争,反而操纵利用这种债券,作为发财的工具。潘复也在打“九人公债”的主意,因以前他在财政部任职时,和安格联有过联系,所以想利用安格联以“整理”为名,发一笔横财。没想到事与愿违,“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九二六年,直系孙传芳在江西被国民革命军打败,微服来天津。因为孙和潘复是同乡的关系,到津之后,先找的潘复,并在潘家和张宗昌见面。后孙传芳由张宗昌陪同去见张作霖。据说,孙传芳在张作霖面前赔罪认错,并表示今后一切都听张作霖的指挥,张对他也不咎既往,还告诉张学良等人好好地招待孙。后来孙传芳发起拜金兰谱,有张学良、张宗昌、褚玉璞、潘复、杨宇霆等人。潘复上次拉拢张学良、李景林想当财政总长未成,但总算已经和奉系攀上了关系,这次又进而与孙传芳勾结在一起,就为他后来当国务总理奠定了基础。

  五、潘复和直系的关系

  潘复于一九二二年下台回津的时候,和直系吴毓麟(秋舫)走的很近,经常在一起打牌、听戏,并且每星期必在潘家聚餐一次,参加的人数不多,只有吴毓麟、张廷谔、刘彭寿等人。当时曹锟在保定,正是不可一世的时期,他的秘书长王兰亭常来天津,吴毓麟就带他到潘家来玩,潘复就这样和直系接近起来。后来潘的二夫人小翠铃又和曹锟的三姨太太刘凤伟(坤伶“九岁红”)来往密切。于是在曹锟面前,外有王兰亭、吴毓麟的吹捧,内有三姨太太的说情,曹锟乃有起用潘复之意。记得孙宝琦组阁时,吴毓麟、王兰亭二人极力向曹锟推荐由潘当财政总长,曹锟也答应了,潘复正准备到北京走马上任,没想到发表阁员名单时,财政总长一席,竟落到别人手中,吴毓麟为此事很觉得对不起他。其实这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当时直系的财政总长一席,不是王克敏,就是张弧,如何能轮得到他呢!

  潘复在经济上与直系的关系是相当深的。在直系掌握财政部时,潘安插了一些个人势力,暗中左右一切,小事由他们去办,遇有重大之事,潘则负责承当,请银行界支援。到直系失败后,潘看到吴毓麟、张廷谔、刘彭寿等人把持的长芦盐专卖权要保不住,于是就替他们拉进奉系鲍贵卿(中东铁路督办)当德兴盐务公司董事长,后来又介绍奉系刘尚清(东三省官银号总办)、王树翰(吉林省省长)等有力人物,参加德兴盐务公司,以保全直系的经济力量。直派势力在长芦盐务方面始终不倒,潘出力确实不小。

  潘复和吴毓麟还有一段秘密勾结的事:在一九二零年,张宗昌被江西督军陈光远打得落花流水,弃甲北逃,被迫出关投奔张作霖。到一九二四年奉军入关,张宗昌当了山东督办,这时,陈光远已经下台,张宗昌就要找陈算账,想敲一笔竹扛。潘复听说此事以后,便以鲁仲连自居,出面给他俩调停。他一面指使吴毓麟去和陈光远讲价钱,一面自己去疏通张宗昌。一切谈妥后,就由潘复出面请陈光远、张宗昌、吴毓麟吃饭,饭后他把陈光远、张宗昌二人让到一间小客厅里,对他俩说:“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是自己人,没有什么说的,有事你们二位自己谈吧!”说罢,他就退了出来。据潘家的佣人说,他们从门缝里看到,陈光远向张宗昌作了三个揖,又拉着张宗昌的手说:“兄弟用钱没关系,尽管和我说,能办得到的,一定办。”随手递给张宗昌一张支票,后来听说是二十万元。张宗昌也对陈光远说:“过去的事,一笔勾销,咱们还是好朋友,你有用我的时候,也尽管说话。”二人握手言和,皆大欢喜。事后陈光远酬谢了潘复十万元。

  六、潘复和宋哲元的关系

  潘复和西北军方面只认识宋哲元一人,还是在我家里,经我介绍才认识的。宋哲元当二十九军军长,军队驻防山西,但宋却常在天津,无事时就来我家打牌。那个时候常在一起打牌的人,有王树翰、刘哲、刘鸣九、岳乾斋、宋哲元、王孟钟、潘复等。宋哲元当察哈尔省主席后,仍然时常到天津来,还是和这些人打牌消遣。一九三五年六月《何梅协定》签定后,国民党从华北撤退党政军人员,华北局势危急,这时潘复曾怂恿宋哲元出来维持局面,潘说:“国民党留下华北不管了,你为拯救几千万华北民众于水火,必须当仁不让,出来维持。”经潘的劝告,宋产生了与日本妥协折冲的想法,又经萧振瀛的暗中奔走,日本人同意在北平成立特殊化的“冀察政务委员会”,由宋出任委员长。为此,宋在潘的陪同下,曾与日本驻津总领事堀内干城会面,潘喝得酩酊大醉。到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时,潘复己经病倒了,所以只挂上个顾问的名义。

  七、潘复的经济活动

  潘复在财政部的时候,大权独揽,多方勾结,利用机会,大发其财。譬如发行公债,在北方由他自己联系各银行,在南方则由上海的虞洽卿、陶希泉替他主持推销。他打算在南方销多少,虞、陶二人就设法替他销多少,当然彼此之间都有相当的好处。他还和虞洽卿联合组织劝业银行,推靳云鹏为董事长,虞洽卿为常务董事,兼上海行经理,实际上潘是后台的实力老板。发行公债之先,他先和海关税务司联系好,得到总税务司英人安格联的同意之后,就预先通知虞洽卿等向各银行商洽推销或押款,从中套购牟利,遇到行情将有变动,也预先通知他们乘机倒把,大捞一把。

  他在财政部时,北京的军警饷源,应由财政部筹拨,这本是财政部的一笔特别开支,潘却常用公债或国库券向各银行抵押借款,各银行只好认头挨敲。

  潘复在山东还组织过丰大银行,美其名是办理储蓄事业,而实际上等于他们的私人账房,所收储蓄存款任意提用。还有边业银行,潘复也是创办人之一。

  潘复在济南还组织过鲁丰纱厂,陈光远、靳云鹏、田中玉、王占元、庄乐峰等人都是大股东。这个工厂后来搞得一塌糊涂,在赔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潘复等人就想出一个找“替罪羊”的办法,叫庄乐峰的儿子庄云九去当经理。这位大少爷本来什么事也不懂,厂子里的事但凭下面一报,由他签名盖章背黑锅。后到来,股东们要和庄乐峰、庄云九打官司,结果庄乐峰拿出十几万元来方算了事。

  潘复生财之道,也有由卖官鬻爵而来的。譬如他在代理财政部务时,发表李杜芬为塞北关监督,李书勋为津海关监督。这是两个肥差,每年三节,他们对潘都有“报效”。行个旗人巡抚英翰的儿子,曾和潘复在一起念过书,后因家道中衰,在潘代理财政部长时来找潘谋事,潘在部里给他安插了一个差事,比人觉得无以为报,就把他父亲过去搜刮来的几箱古书、字画送给了潘。潘复自称有二宝:一是华山碑,一是宋版通鉴,故潘的书斋,取名“华鉴阁”。华山碑是用八千元买自端方(午桥)家的,那一部宋版通鉴就是这位老兄所送的礼品中物。

  八、潘复的私生活

  潘复贪色好赌,生活糜烂。除原配夫人外还有四个姨太太。

  在赌的方面,虽然是他的嗜好,也是他用以联络人的一种手腕。他为了常赌而不输,便请了两位善于“吃腥”的赌中能手,一个名叫吴季玉,一个名叫吴承淇(后来只有吴季玉一人留在潘家)。记得他们来时是在一九二二年春,正值春节的时候,我一下就输了七、八千元,但并没有在意。有一天陈光远、王孟钟、鲍贵卿几个人要在我家里打牌,我说不是定好了今晚到潘家去吗?陈光远说:他们那儿来了吃腥的人,还是不去吧,我们就在这儿打小牌好了。晚上潘复见我们这几个人都没有去,便找到我家,问为什么都不去?陈光远说:我们打小牌呢!你们那儿的赌太大了。第二天潘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直接了当地说:陈光远发现你们那儿来了两位吃赌的人。潘说:咱们都是自己人,没关系,尽管来吧!不得已我们又都去了。那天果然大家都赢了钱。吴季玉在赌的伎俩上确实很高强,叫你输就输,叫你赢就赢,能擒善纵,赌客任其摆布。

  这个吴季玉因为和张宗昌在赌桌上建立了关系,后来竟当上了山东的盐运副使。

  以上所述,事隔多年,记忆难免有所出入,尚希知者予以指正。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