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英与她的枣梆情缘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黄体军 景佳 人气: 发布时间:2009-10-22
摘要:

    枣梆,又称“本地‘找’(音译 读zhǎo)”,是在二百年前由山西上当梆子派生,在梁山(梁山县原属菏泽、今归济宁)一带生长发育起来的重要地方剧种。它历经几代艺术家的创造,以其独特的音乐唱腔和精湛细腻的表演艺术,成为戏曲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菏泽市枣梆剧团是枣梆剧种唯一专业艺术表演团体。在这个团体中,67岁的张文英凭着自己深厚的艺术造诣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奠定了在枣梆艺术领域的地位。
    近日,文化部公布的《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张文英榜上有名,记者赶到她的家对其进行了专访。

梁山枣梆 

梁山枣梆 

11岁登台演出

    今年67岁的张文英,1942年出生在山东省梁山县一个小村子里(当时梁山县归菏泽专区),自幼学唱枣梆,11岁开始登台演出,至今已有56个年头。
    据她讲,当时村民生活虽然贫困却都喜爱听戏,最受欢迎的还是枣梆。“当时村里就有一个枣梆戏班子,还不时有剧团进村来演出,受他们影响,自己幼年便开始学唱枣梆,慢慢就喜欢上了这个腔。”张文英介绍说。
    1953年,11岁的张文英加入了梁山县枣梆剧团,开始登台演出。她至今仍记得当初唱的第一出戏是《拾玉镯》,也就是这次演出,对其日后刻苦学戏,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这场戏中,她饰演媒婆,一个女丑角色。首次登台的她由于“心里没戏”,导致表演被观众喝了倒彩。
    此后,张文英开始用心学戏,生、旦、净、末、各种角色都要学几句,这也奠定了戏路宽泛的基础。后来,工旦角,丑行,兼演小生。
    她的老伴董承和说,张文英取得今天的成绩很不容易,她到剧团前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为长知识长技能,一辈子吃了很多苦,一心扑在了剧团里。

枣梆第四代传人

    谈到自己的师承,张文英说,师傅是刑德稳,是枣梆第三代艺人,现在老人已过世。张文英说,师傅是唱小生的,自己也开始主攻小生,通俗地讲,就是登台须女扮男装。
    据其介绍,按照师承关系,她是第四代,师祖是清光绪年间的潘朝绪,此人被当代枣梆艺人尊称为“潘师爷”。
    据了解,郓城周边一带是枣梆的发源地,清光绪初年,山西遭受旱灾,山西省有个“十万班”在郓城、流动演出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返回山西。因郓城已有了清唱“泽洲调”的基础,看了“十万班”的舞台演出,更加热爱这个剧种了,一些地方便聘请山西职业艺人授艺,渐渐能够登台演出。
    最早被聘为教师的艺人便是潘朝绪,他先后在郓城的刘口、樊庄、郭屯、于庙、张集、方庙(原属郓城,后划归梁山县)等处正式收徒传艺,教出了一些能够登台演出的徒弟,主要有珍珠帘、史文秀、樊武扎、庞石贵、侯福勤等,并在郓城组成了第一个枣梆职业戏班,取名“义盛班”,把围鼓清唱搬上了舞台演出。

并称“枣梆三张”

    1960年,张文英调入菏泽专区枣梆剧团。由于年轻、加上当时调入剧团的都是精英,她起初并没有担上主角,但才华仍得到了展现,在当年菏泽专区青年戏曲汇演中,她出演《谭记儿》中的杨衙内,获表演一等奖。
    1977年恢复古装戏后,张文英算真正唱响了,那时候,她也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
    张文英仍记得,恢复古装戏后自己参演的第一出戏,当时剧团赴曹县庄寨演出,她饰演了《十五贯》中的徐游兰,之后在《大红袍》中饰演海瑞。自此之后,吐字清,韵调好,有摔发、翅子功、摔佛珠等绝活的张文英,逐渐被戏迷家喻户晓的人物。日后,张文英与张秀桂、张新让并称为“枣梆三张”。
    她说,取得成功的原因是自己一辈子勤学苦练、认真钻研。自己一辈子都在用心琢磨戏,比如,唱戏要唱出人物性格特点,表演要符合角色,最忌讳喧宾夺主。
    谈到尽兴处,张老师现场演唱起《蝴蝶杯》选段。
    据了解,张文英老师的代表剧目有传统戏《蝴蝶杯》(饰田玉川)、《珍珠塔》(饰方卿)、《彩仙桥》(饰秦英)、《亚郎关》(饰李世民)和新编历史剧《姊妹易嫁》(饰毛文简)、《逼婚记》(饰蓝中玉)。
    说到自己最喜欢的戏,张文英老师说,自己对每个角色都喜欢,每一出戏,无论是主角或配角,都认真钻研,哪怕是只有数句台词,自己都要认真揣摩。
    据老伴董承和介绍,剧团里的人都知道,张老师没架子,好使唤。“无论哪一出,无论啥角色,只要需要她,她都会去”。

对生活很知足

    谈起现在的生活,张文英说,自己对现在一切都很知足。
    当初当初学戏时,也曾遭到父母、亲戚反对,因为当时“戏子”的社会地位不高。但现在,就连90岁的老母亲都说:“如果当初不学戏,咱今天咋能住上大楼?”。
    “你们能来采访,也体现了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对枣梆的认可。”她说。张文英说,近年来,菏泽市相关领导也十分重视枣梆剧种。2006年,菏泽戏剧学校也开始招生枣梆专业学生。
    据了解,当时市里分管文化的领导亲自指定,让张文英去任教。班里现在有二十余个学生,他们还处于启蒙阶段,主要任务是为他们“掰蛤蟆嘴”。

专心培养新人

    张文英老人说,她每周三至周末,都要骑着电动车赶到学校为孩子们上课。每天一晌。
    她说,自己从事枣梆一生,现在从思想到行动上,都一心一意想搞好枣梆,如今睡觉做梦都是枣梆,教学传戏。
    她说,相比其他剧种,比较好的是,咱这个团里没出现断层现象,由于是定向培养,也使得枣梆能招来学戏的小孩,可总体来讲枣梆现在的新生力量太少了,这二十个小孩自然条件还算可以,但也错过了很多苗子,当初也有一些自己看好的小孩子,由于家庭原因而没能走进这一行。这二十个小孩还算不错,这次考试各项成绩都很好。
   “现在的小孩吃苦精神不如以前了,这是最令人担忧的。”她说,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教好这二十几个小孩,为枣梆的发展尽一份力气。之前她收了两个徒弟,王福俊和魏玉景,现在两人都成为了团里的台柱子,师徒间感情一直很好。

张文英夫妇谈解放后的枣梆发展:

两个时期最红火

    张文英的丈夫董承和曾长期担任枣梆剧团团长。据他讲,建国后,枣梆出现了两个十分红火的时期。一个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几年以及恢复古装戏后的十多年。一是60年代初的那几年,枣梆戏在全省多个地区巡回演出,深受群众喜爱,当时有的群众想看戏,都是披着被子去排队买票。二是77年恢复古装戏后,枣梆迎来新的春天,老演员重返舞台,焕发艺术青春;中、青演员满怀豪情,才华大展。在较短时间排演了多个现代剧目,唱红了菏泽周边的地区,还被文化部命名为“天下第一团”。
    “一天不听枣梆腔,心里发痒空荡荡;两天不看本地枣,全家老少把家吵……”这些顺口溜真是而又形象地描述了当时老百姓对枣梆的欣赏和热爱,他们对每一出戏都久听不厌。

剧团有了山西市场

    董承和说,为了生存,枣梆剧团一直在寻找市场。枣梆与山西上党梆子唱腔相近,当地群众也喜爱这个腔。1963年回山西“认亲”时,与山西方面建立了联系。1978年,全团开始打拼山西市场,正月初就走,到四月份麦口,收麦子后到八月十五,过完十五一直到阴历10月中下旬,天冷后,返回菏泽排演新戏。山西市场使得剧团实现了自收自支。 如今,以张梦龙为团长的剧团新一任领导班子,仍然坚持每年带领剧团去山西唱戏,力争将市场巩固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