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四平调入选国家非遗名录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裴存刚 人气: 发布时间:2008-10-10
摘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报道之金乡四平调

  四平调,作为一个地方上的优秀剧种,在金乡可谓是家喻户晓,为广大老百姓喜闻乐见。今年,金乡县的四平调更是入选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扩展名录。9月19日上午,金乡县举行了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收徒仪式”,收徒仪式上四平调传承人刘玉芝,山东琴书传承人周彦修,落子传承人张清敏三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传承人相继收徒,将流传在民间的艺术形式以活的形式传承给了后人。

  一

  四平调形成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迄今只60余年的历史,它是由流行于山东、江苏、河南、安徽四省接壤地的一种民间说唱艺术———“淮北花鼓”发展演变而成的。“淮北花鼓”迄今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是流行于苏鲁豫皖交界地区的一个曲种,主要由淮北的民间歌舞发展而成。演出形式以舞为主,唱为辅,皆是生活小戏,生活气息浓郁。解放前班社已遍及城乡,后增加了弦乐伴奏,发展成为“花鼓戏”,据传花鼓源于明初,原系宫廷内的一种艺术形式,因艺人演出时触犯皇帝而被贬出宫。他们为了糊口谋生,就以花鼓戏为业。

  在民间演唱,那时的演出形式甚为简单,多则三五人,少则一二人,男穿白大褂,身背花鼓,女头扎彩球,脚绑“垫子”(由于当时花鼓戏的女角色多由男演员扮演。为了真实地表现那时的妇女形象,脚上必须绑垫子,扮成小脚,方才真实。) 。解放前后,民间花鼓班就有百余个。

  四平调以花鼓戏为主,吸收了豫剧、评剧、曲剧、两夹弦、京剧等部分唱腔,创造出“四句一合”的基本格式,即基本唱腔通常由4个乐句组成,4句一翻。旦角唱腔近似评剧,小生近似京剧,须生和花脸唱梆子腔。四平调本叫做“四拼调”,意为由各剧种拼起来的调子,融汇百家之长。由于“四拼调”的唱腔四平八稳,后被定名为“四平调”。四平调的唱腔和节奏的变化甚为自由灵活,不管多么复杂和不规则的唱词都可以用四平调来演唱,四平调唱词上下句的落音十分随意,如,四平调唱腔的上句、下句都可以落在“2”音上,上句又可以落在“6”音上,下句可以落在“1”音上。梅派名剧《贵妃醉酒》基调就是四平调唱腔。四平调的旋律委婉缠绵,华丽多姿,适合表达多样的情感。京剧旦角行当的各个流派,都有别具一格的四平调唱段。

  1930年前后,花鼓艺人庞学文、杜学诗(绰号“黑云彩”)的花鼓班到济南后,得到南岗子(今新市场)戏院主人支持,赁借旧戏箱及全套锣鼓,开始登台演出。1934年,邹玉振的花鼓班与他们合班,称大兴班,群众呼之为“老梆子”。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们流亡到安徽的界首、阜阳一带,改名为“山东老调”、“山东干砸梆”、“文明花鼓”,并曾与评剧合班,移植了一些剧目,吸收了京剧、评剧的表演程式,得到充实和提高,发展为后来的四平调。

  1950年,杜学诗的剧团巡回演出到金乡县鸡黍集,深受当地群众的欢迎,后被中共金乡县委接纳,命名为“金乡县四平调前进剧社”,1956年,经过国家登记之后,改名为“金乡县四平调剧团”。

  “剧团刚开始成立的时候剧团里大部分都是我们自己家的人,刚开始成立的四平调剧团也可以叫杜家剧团。”杜学诗的女儿,四平调传承人之一的杜雪婷说,四平调金乡剧团刚开始成立的时候,杜学诗卖完了自己家的粮食,为演员买服装演出。刚开始演出主要是面向农村的百姓,四平调到金乡后,演一场火一场,农村当时流传了这样一句顺口溜:“花鼓班子进了庄,家家户户不喝汤(喝汤即吃晚餐)。”,可见四平调的受欢迎程度。

  随着剧团的扩大,人员增加,生旦净末各个行当逐渐配齐,由原来只能演生旦戏,生活戏,逐渐可以演帝王将相的大戏,如《孟丽君》、《小八义》、《金鞭记》、《千里驹》等,新编、移植的剧目源源不断地出现在舞台上。当时金乡县的演出十分频繁,而且演员们在演出时都十分卖力,当地人给四平调剧团起了个外号叫“拼命剧团”。

  二

  说起金乡县四平调剧团,就不能不提金乡剧团的台柱子、金乡四平调的传承人———刘玉芝。如今已年过七旬的刘玉芝老人,有着40多年的从艺经历。因精湛的表演风格,她于上世纪50年代就被吸收为中国戏曲家协会会员。今年6月,她被省文化厅批准为山东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金乡四平调的传承人。

  刘玉芝出生在河南郸城。本不姓刘,生父姓于,她7岁时,被父亲送到河南商丘,跟随花鼓艺人刘汉培学戏,于是跟随师傅姓刘。8岁那年,刘玉芝就开始登台演出,在《汗衫记》中饰演二主角丫环迎春。因演出中表现出的表演天赋,师傅将她作为主角的苗子进行培养。其间,她随剧团到安徽、河南等地进行演出。17岁时,刘玉芝跟随剧团成员加入成武四平调剧团,随后跟随李玉田学戏。其间成长为团里的台柱子,并在传统四平调剧目《陈三两爬堂》中饰演陈三两,随后在《三告李彦明》中饰演裴秀英。1951年,她辗转来到金乡县,加入当时的前进剧社,随后加入金乡县四平调剧团,并在此“扎根”。

  刘玉芝是个苦出身,学戏可谓是吃尽了百般苦。刚学戏时,每天天不亮,师傅就催着起床,然后到剧院里练习基本功。跑场、抬步、跑圆场……有一次,她和师傅一起到野外练嗓子,一个腔调练习了十几次,还是没有达到师傅的要求。一气之下,师傅走进高粱地拔起一棵高粱,抡起高粱秆就打。挨过打之后,她擦干眼泪继续埋头苦练。

  还有一次,她正在练习弯腰,师傅已经摆好4块砖,让她练习弯腰。刚弯下腰她就口吐白沫,当场休克了。师傅赶忙把她抱到后台,先给她喂了一碗水,随后她才慢慢苏醒过来。

  上世纪70年代,是戏曲一统天下的年代,听戏也是最受当地群众欢迎的休闲方式。其间,曾经一度出现群众排队购票的场面。有时候,一个晚上就把一个星期的票卖光了。这样的场景,让刘玉芝精神振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以《陈三两爬堂》为例,一场戏大约90分钟,其主要剧情是审理案件的过程,其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跪戏。演出场次最多的地方是在兖州,那时候一天连续演三场,从天明演到天黑。虽然膝下有垫子,但还是由此落下了病根。

  有一年冬天,在成武县演《南方来信》,但是剧情要求演员赤脚登台,一场戏演了两个小时,回到后台后,双脚都失去了知觉。还有一次在单县演出,身披单衣演了个通宵,演出结束后自己冻昏过去了。

  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能吃苦,勤练习让刘玉芝成了剧团的台柱子。1954年,刘玉芝参加山东省戏曲汇演,凭借《王汉喜借年》中爱姐的角色获得表演二等奖。1956年参加山东省文化局举办的第二届戏曲会演,她凭借《刘芳福借银》中的丫环角色和《小二门》中桂姐的角色,获得表演一等奖。1959年,她参加济宁地区调演大会,连夜赶排新剧目《战羊山》。随后,拉上流动舞台去济宁,因碰上济金公路整修,便绕道嘉祥,途经羊山时,在当地首次演出了《战羊山》。次日到达济宁,就直接进入了演出现场,最后获得演员奖。

  1960年10月,她率领剧团在济南珍珠泉礼堂为全省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进行慰问演出。其间,恰巧有中央有关领导到山东视察,省领导推荐金乡县四平调剧团演出了优秀传统剧目《陈三两爬堂》,受到中央领导的现场接见,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三

  经过了五六十年代的巅峰,四平调的演出市场逐渐萎缩,剧团的经济出现入不敷出的现象。加上演员青黄不接,1988年,金乡县四平调剧团被撤销。

  这一年,剧团的演员们带着对四平调的不舍走向了其他的岗位。

  “我们刚解散的时候,老百姓见了我们依然很激动,有很多票友留着眼泪给我说,你们可不能把咱的四平调扔了,我们舍不得。”剧团的老演员卢桂荣说。剧团解散后,有很多演员都改行了,但是他们在忙于生计的同时把四平调保存了下来。刚开始,以杜雪婷、卢桂荣为代表的三四个人,经常会聚集到公园里进行演出,“我们就是舍不得把四平调丢掉,几个人只是唱着玩,”杜雪婷说,可是每次只要她们在公园开唱,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帮人,有老人,有孩子,还有青年。他们说:“你们唱那么好,我们一定要在这听一听。”慢慢地,公园似乎成了又一个剧团,演员也由原来的三四个人发展到三四十个人。每到傍晚,总会有一帮人等在哪儿,听一听杜雪婷们唱的四平调。

  近年来,由于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金乡县委、县政府为四平调的保存做了很多贡献。他们于2000年成立了四平调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并投资40万元,成立了金乡县四平调中老年艺术团,多次组织四平调的业余演出,开展文企、文农联姻活动。2001年金乡县还成立了四平调艺术研究中心。可以说,正是金乡县委、县政府和老艺人们的孜孜不倦,让四平调在金乡得以成功保存。

  但是,四平调的保护和传承依然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金乡县文化馆为了给老艺人们买服装道具进行演出,可谓是费尽心思,高淑芬馆长说,我们就是断了电,也要省出钱来给演员们买服装。一席话说得坐在旁边的老艺人们很是感动。但是四平调虽然保护住了,要发展除了需要资金,更需要人才,现在四平调的演出还多以老艺人为主,最年轻的艺人也有五十多岁,四平调面临着演员老化的问题。另外,由于没有规范的剧团,四平调缺乏创作队伍,所演的剧目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如今,金乡县的四平调已经跻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面对未来四平调的发展,金乡县做出了自己的计划。首先便是要培养人才,尤其是培养年轻人才;金乡县还打算聘任编导等主创人员,对四平调的剧目进行革新发展,创作艺术精品,打造四平调艺术品牌;与影视艺术挂勾,多方位多渠道扩大剧种的影响,拓宽演出市场,实行招商引资,促进文企、文农的联姻,为四平调的发展开辟一条崭新的道路。另外,金乡县还有恢复四平调剧团的计划。

  今天,当四平调这个由民间走出的优秀剧种又开始重新走进老百姓生活的时候,当从老剧团走出来的艺人依然为了自己的爱好而不断努力的时候,我们期待着四平调这个优秀的地方剧种能够再一次放射出璀璨的光芒。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