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主管对跪师是反对,还是吃醋?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刘洪波 人气: 发布时间:2010-06-13
摘要:

重庆万州纯阳中学举行跪谢师恩的毕业礼,学校表示学生跪拜出于自愿,又表示这一做法会成为传统,坚持下去。

很快,万州区委、区政府对该中学严肃批评,并责成区教委全面调查事件真相。

区教委对学校管理者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旗帜鲜明地反对学校采取这种形式对学生进行感恩教育,“要求该校加强学校德育工作,首先要教育学生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人民,使学生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和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读这一连串新闻,感觉就是读一个错位的故事。

纯阳中学的跪谢师恩毕业礼,可以说是传统糟粕的一次盛装表演。

近些年,“崛起”的口号看上去正在变现。“国学”的身份也由此而变得复杂,并与“崛起”勾肩搭背起来。

在这勾肩搭背的背景下,“感恩教育”作为匡扶世道人心的简化途径登场了。“感恩教育”有一种无可置疑的表面正当性,哪个社会能够说不知感恩是一种好现象呢?然而对“感恩教育”特加强调,又寓含着“这个社会大多数人不知感恩”的无端指责,并且时刻提醒着人们每当你获得成功或者获得帮助时应该有一副感激涕零的面孔。

在“感恩教育”的强调之下,给父母洗脚、向尊长下跪都在推行,涕泗交流、抱头痛哭之类的集体剧目时常以体育场规模出现,矮化人格的传统糟粕借尸还魂。纯阳中学的跪拜毕业礼,不过是“国学复兴”背景下的“感恩教育”的一次表演。

据称这是“自愿”的。然而,如果在毕业典礼这样一个规定情境中,在“配合一下”、“提倡一下”、“坚持下去”的表示下,自愿与软性挟持也很难说差别有多大。

纯阳中学的集体下跪场面,为人痛贬的是下跪,而不是感谢老师。没有谁会认为,在一个中学的毕业礼上,学生不该向教师和学校表示敬意和谢意,但表示敬意和谢意也需要体现真诚、尊严和人格。学校和教师对学生有教育之功,这是一种工作,而未必就是恩情,就像一个医生对病人有疗疾之功,但不必称恩情一样。

宗教信仰者眼中的神,才是无时无刻不被谢恩的。除此之外,总是提醒人们对这对那“谢恩”,不过是对“恩”的滥用,而且是比附神灵。尽责不是施恩,正常工作不是施恩,世界上有许多人和事值得人们表示谢意,但没有那么多“恩”要求人们去跪拜。

某种程度上,毕业致意是学生将如何面对社会的预演。学生以跪谢师恩的方式告别校园,不仅无法表示教育成功,而且表明了教育的失败。

万州区委、区政府和区教委严肃或严厉地批评了纯阳中学,又是所为何来呢?如果说是基于教育使人自立,应该批评的是纯阳中学所谓的“感恩教育”,以及下跪感恩的精神返祖形式。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区教委“旗帜鲜明地反对学校采取这种形式对学生进行感恩教育”,“要求该校加强学校德育工作,首先要教育学生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人民,使学生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和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学校毕业礼上,学生表示感谢老师和学校,不可谓品德有亏,恰恰是认知清晰。区教委批评跪谢师恩,提出的要求是首先感谢党、祖国和人民,真是匠心独运,只是我不知道这种要求,是反对下跪谢恩,还是反对下跪谢老师和学校?是反对对学生的精神奴化,还是觉得下跪这种隆重的礼节老师和学校不配享受?对跪谢师恩到底是反对,还是吃醋?

作者系《长江日报》评论员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